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姜大妈与俩儿媳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大儿子娶了个农村的姑娘,同样老实沉闷,见到就令人心生郁气。小儿子找了个局长的女儿,一进门就春风满面巧笑倩兮,一看就让人心生怜惜。大儿媳总是小里小气,回娘家带回的总是黄瓜、西红柿、粗粮。大儿媳说是特意叫老父亲种的,有机的,没洒农药,对您的糖尿病有好处。姜大妈一撇嘴心中嘀咕道:街上有的是,这能值几个钱啊,乡下人就是乡下人,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小儿媳每次从娘家就给姜大娘拎来大包小包,什么燕窝、鲍鱼、海参之类。姜大妈看得眼花缭乱,直赞道:这么贵重的东西以前可是无福享受,现在托小儿媳的福了!可花不少钱吧?还是小儿媳孝顺。小儿媳嘻嘻笑道:妈喜欢,尽管吃,我家储藏室里有的是。   大媳妇肚子不争气,生了个丫头片子,看着就闹心,还没满月,姜大妈就让她自己洗尿片去,满月酒也省了,说是等生了儿子再办。小儿媳倒是争气,生了个大胖儿子,可爱极了,一下子就成姜大妈的心头肉,满月酒更是办得风风光光,许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来参加了,姜大妈乐得心上开出了花,说小儿媳真给我挣脸子。大媳妇里里外外的家务事都包了,姜大妈常在旁边指使着,这个角落有灰尘,那个桌面不干净,总嫌乡下人不讲卫生。小儿媳上班回来,回家吃现成的。姜大妈说,上班的人费脑子,要吃有营养的,你爱吃什么,叫嫂子给你做。总之,姜大妈怎么看都觉得大儿媳不顺眼,怎么瞧都觉的小儿媳让人心疼。   姜大妈指挥家里的大局,接送两个孩子上下学,其他时间与老姐妹打打麻将,聊聊家常。大儿子早出晚归去工地打工,每月辛苦挣来的工钱大部分上交给姜大妈了。姜大妈私下对大儿媳说:你们三口人吃饭,只交一份工资,你可得识大体,知分寸。大儿媳负责买菜做饭和一切家务。小儿子和小儿媳各上各的班,姜大妈背地里对小媳女说:你俩应酬多,将来还得买房,每月交点伙食费,其他工资就自己管着,将来好买房。一家人各有分工,日子倒也过得安安生生,井然有序。老姐妹们都说:姜还是老的辣啊,看老姜把两个儿媳妇管得服服贴贴的,自己享起清福来了。   今年大儿子心血来潮,说工地做工赚不了几个钱,这几年香菇紧俏,想去种植香菇,挣些钱,好供女儿上学,等以后考上大学,将来也做个吃皇粮的人,以后嫁个好人家。姜大妈倒是不反对,她的麻将搭子林大妈的儿子就是前两年种香菇发财了,在最繁华的路段买了一幢别墅,那气派呀,简直是皇宫。林大妈也满身披金带银的,成天乐呵呵的,把她们几个麻友都羡慕死了。姜大妈答应儿子,先期由大儿子自己筹集些钱,先干起来,等她的定期存款到期了,拿一部份投进去,算她参股,将来赚到钱对半分。姜大娘谋划着,赚到钱了,好补贴一些钱给小儿子买房去。   大儿子从此便起早贪黑地忙活开了,大儿媳也常去帮忙。可是等大儿子借了钱,搭了棚,进了料,就等她拿钱去进菌株时,姜大妈将十万的养老钱都拿去给小儿媳放利息了。姜大妈存款到期了,本来想拿一部份投到大儿子的香菇棚去,可是当她听小儿媳说,他爸的钱放给一个做大生意的朋友,月息四分,一年下来拿到不少利息时,她便心动了。这投资香菇还有风险,万一投进去亏了那钱就打水漂了,还不如把钱拿去让小媳妇去放利息,这大老板的公司在当地是很有名的,还常常在电视上露脸,宣传做各项公益活动呢,冲着这好名声,放他那儿是稳赚不赔,轻省又划算。于是硬让小儿媳拿去放利息了。   大儿子没法,只好将香菇棚转让给别人了,这下不但贴了钱,工也没得做了。正发愁时,碰到一同学,在异地做铝合金生意,正找帮手呢。那同学知道他实在,就让他帮忙去了。还说缺个给工人做饭的,大儿媳也跟着去了,连大孙女也带走了。   这下家里只剩下姜大妈与小儿子一家,姜大妈以为看不见她们母女,这下子该过上舒心的日子了。   可是,小儿子正一级级地提拔,似乎官运亨通,成天忙着应酬,难着家。小儿媳娘俩回家吃过几餐饭,嫌姜大妈做的饭菜不可口,便带着孩子到娘家蹭饭去了。因为小儿媳娘家离他们上班的地方近,孩子上幼儿园也方便,小儿子三口索性都住到娘家去了。这样,家里就剩下姜大妈一人孤零零的。偶尔周末才带些东西,过来看看姜大妈就匆匆走了,也难得一起吃顿饭,说一会儿话。   一个人的日子,姜大妈想吃时就做点吃的,不想吃也懒得做。有一顿,没一顿的,饮食全无规律。加上无人督促,那张嘴更是管不住,尽挑爱吃的来吃,慢慢血糖又不稳定了。   中秋节,小儿子居然一家都回来了,说是很久没陪老人家吃饭了,乘中秋放假,陪老人家过中秋。小孙子更是嘴甜得很,说要陪奶奶吃月饼,赏月亮。姜大妈乐得嘴都合不拢了。这大半年家可是太冷清了。小儿媳还在大酒店定了一桌菜,姜大妈自己过得可是很节俭的,看着桌上的卤猪蹄,油闷虾,大闸蟹……姜大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以前大儿媳老让他少吃多餐,她眼一瞪,就不高兴了,可是医生也交待了,她又没法不听。现在好了,没人管着,小儿媳拼命给她挟,她也就拼命吃了。回家和孙子赏月又吃了中秋饼,姜大妈真觉得这中秋过得心满意足。   等她准备睡下时,小儿媳却告诉她一个消息,她放出去的钱没了,大老板跑了,自己父亲的钱也没拿回一分。小儿媳还交待姜大妈,千万别往外说,这事若传出去,他们俩的工作,和自己父亲的位子也恐怕保不住了。当初是自己硬要小儿媳拿去给放利息的,儿媳打了个太极说了:这小钱人家看不上,但对你老人家可是大钱,万一没了,我可没法还。自己明知小儿媳使的是欲擒故纵的招数,却还陪着笑脸说好话:妈相信你,那么大老板,哪能没了呢!就算是帮妈吧,没了,妈不怪你。这下可好了,只拿了几个月的利息钱,本金都赔进去了,那可是她一辈子积下来的养老钱呀。这下,真是哑巴吃黄连呀。姜大妈心口上这一急一堵,加上晚上吃得过多过腻,血糖一下子升高,送到医院急救时,医生大骂了一通家属:这老太都病这么多年了,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怎么都不知道节制点?再晚送会儿就没命了,你们是怎么做儿子,做媳妇的……   姜大妈躺在病床上哼哼叽叽着,一方面是身体的病痛,一方面是心里不痛快。姜大妈查出糖尿病已有七八年了,医生说要忌口,可是姜大妈在生病前,身体很壮实,胃口极好,这一张嘴一直是管不住的,没人提醒总会贪图一时之快。以前老伴在,不时提醒她,才算节制些,前几年老伴走了,自己更是随心所欲了。大儿媳虽时时提醒着,可是总有疏忽地时候,姜大妈管不住嘴的后果是每年都得来住院几次,倒与医生护士都混熟了,每次出院护士都严肃地警告她:可得管着你的嘴,我们可不欢迎你再来了。这次又是嘴惹的祸,还有那件窝心的事,更加重了姜大妈的病情,引发了糖尿病并发症,各项指标,该升的往下降,该降的蹭蹭蹭往上窜。腿也肿得走不动了,只能唉声叹气地躺在病床上。   姜大妈又是挑嘴的主,这医院的饭菜真是难以下咽,以前住院都是大儿媳照顾她。大儿媳每天从家里带来热呼的饭菜来医院,吃过饭又端来温水漱口,递过热毛巾擦脸。每天帮着擦身,端痰盂,洗洗涮涮的忙个不停。这下好了,小儿媳如古代的小姐了,只会拿本书,干坐着陪她。姜大妈只好将就着医院的饭菜吃上几口。姜大妈平时与小媳妇虽说亲昵得很,可从来没使唤过小儿媳,她知道小儿媳在娘家被娇宠惯了,也没好意思叫她做事。今天实在熬不住了,想起大媳妇熬的小米粥,那个香啊,以前没感觉到,现在直流口水。医生也说粗粮、黄瓜对糖尿病人有好处。这才腆着老脸让小儿媳回家给她熬小米粥去,再到街上买几个黄瓜来。   姜大妈正盼着,小儿媳提着保温盒就进来了。姜大妈孩子似的高兴,坐起来打开,一股焦味扑面而来,姜大妈皱了皱眉头。小儿媳却说道:妈,这可是我第一次熬粥,有些沾锅了,你将就着吃吧。我实在熬不来,明天给你买去。姜大妈只好勉强吃了几口,背着小儿媳躺了下来。心里堵得慌:以前总觉得小儿媳那张嘴哄得自己开心就够了,现在才知道娶了花瓶, 中看不中用。再想到那十万块老本,心中更是懊悔莫及。想着小儿媳就生气,索性就装睡了。   小儿子这几天单位事情多,正忙着考察升职的事,实在不敢怠慢,只能等他下班之后才来医院呆上一小会儿。等小儿子下班后,轻手轻脚地进来了。小儿媳嗔怪地说着:妈睡了,你怎么才来啊!今天一天可把我累的,又熬粥,又上街买东西的,家里医院两头跑,快累死我了,我实在支撑不住了,你工作这么忙,又耽误不得,雇个护工照顾妈吧。小儿子沉默了一会儿应着:也只好这样了。儿媳又说:你去把痰盂倒了吧。儿子问她怎么不及时去倒了,捂久了有味。小儿媳轻声说:我还没给我妈倒过呢,你也知道我有洁癖,哪能干这活。小儿子无声的脚步就远了。   姜大妈眼角的泪轻轻滑下,继续装作睡着的样子。想着这几天自己不能动,吃喝拉撒都得忍着,实在没办法忍了,只好不好意思地叫着小儿媳帮忙,看着她总是捂着鼻子的样子,更不敢多叫了。以前每次发病,都是大儿媳一个人来照顾她。吃喝拉撒只要一个眼神,大儿媳就知道她要啥。医院家里两头跑,任劳任怨,从没皱过眉,说过苦。同病房的病人都说:这是你闺女吧,照顾得真细心,女儿就是块小棉袄,贴心啊。姜大娘撇撇嘴说道:我哪有那福气啊,是我大儿媳妇,农村来的,笨手笨脚的。旁边的人做了个惊讶的表情扔下一句:你就知足吧!再不与她说话了。现在想起当初自己说这话,都觉得脸上羞愧。在病床上躺了好几天了,身上总觉不清爽,晚上本来想让小儿媳给自己擦擦身,换身衣服,现在听到这话,就再也开不了口了。想着过几天出院,一个人孤零零的,没人照顾,每天还要打胰岛素,自己哪里会啊!以前吃药,打胰岛素都是大儿媳遵从医嘱,定时给自己吃药打针的。如今远在他乡,张口叫谁去。自己这几年对大儿媳做过啥,自己心里清楚。姜大妈此时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   姜大妈懊恼:其实也不能怪自己,当初大儿媳一入门,自己就查出糖尿病。邻居都说肯定是你媳妇克的。找一算命的一算,说大儿媳妇与自己八字不合,相克一辈子。这不太准了吧,自己这病真是好不了。第三年大孙女出生,老伴就没了。再找人一算,说是犯煞气,肯定是孙女出生时,老头看到晦气的东西了才要了命的。这么多年,姜大妈心里都在怪大儿子,给自己家带来两个天煞孤星,所以才对大儿子三口刻薄有加。现在他们一家在外也不知过得怎样?这么久,偶尔大儿子来个电话,自己也应的不冷不热,大儿媳自己更是懒得说几句话。今天想起来,突然觉得他们如果在家就好了。姜大妈想着又两行泪滑过腮边,滴在枕上,洇开一片。   到了晚上,姜大妈支开护工,急急地拿起手机想给大儿媳妇打电话,却踌躇不定,按了几个号码又挂了,这样重复几次,正想放下手机时,铃声却响了起来。一看是大儿媳的号码,心里一阵喜悦,嘴上却说不出话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几声汽笛的长鸣声和大儿媳的声音:妈!是你吧。身体怎样?我听弟妹说了,你生病了,很严重,现在稳定了吧?她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我已经辞职了,我和孩子已经在火车上了,明天早上就能赶回来。姜大妈像做错事的孩子,只嗯嗯地应了两声,声音是哽咽的。又听大儿媳说:孩子她爸让我先回来照顾你,他晚些拿了工资再回来,反正到年底也不多久了。老板信得过我们,明年我们打算回去也开铝合金店,老板投资大头,我们出人出力替他打工提成,这样我们在身边,也好照顾您,您说好不?姜大妈连声说:好……好……你们回来就好!儿媳妇的声音再次传来:那些钱没了就没了,别怪弟妹,有我们在,总不会饿着你的。妈,电话费贵着呢,挂了吧,回去再慢慢说。   哈尔滨癫痫病人的最新治疗方法武汉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羊角风武汉癫痫病的检查哈尔滨癫痫病手术治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