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菊香舞秋风,柳下塬上行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摘要:宿州的深秋叶舞飞扬,凉意偷袭半壁江山。早晚冷暖交替,让人着实不知如何应对,好在白天还是适宜的。午休起来,无事便打开电脑,浏览新闻,登陆QQ浏览空间好友更新,一切完毕后便选择自己喜欢听的音乐听一会。今日清闲,无处打发无聊的时间,看时针如年迈的阿婆步履缓慢的前行,我又一次打开QQ空间阅读文友的作品。看到有空间提示更新,说实话现在的腾讯就是好,无论有什么新消息新动态和网友的生日无不提醒,并且把每个好友更新的内容与日期都显示得清清楚楚。我虽不太留意,不过一个名字还是跳进我的眼眸,柳下书生。点击一看,一个醒目的提示出现,柳下书生几天后生日。 宿州的深秋叶舞飞扬,凉意偷袭半壁江山。早晚冷暖交替,让人着实不知如何应对,好在白天还是适宜的。午休起来,无事便打开电脑,浏览新闻,登陆QQ浏览空间好友更新,一切完毕后便选择自己喜欢听的音乐听一会。今日清闲,无处打发无聊的时间,看时针如年迈的阿婆步履缓慢的前行,我又一次打开QQ空间阅读文友的作品。看到有空间提示更新,说实话现在的腾讯就是好,无论有什么新消息新动态和网友的生日无不提醒,并且把每个好友更新的内容与日期都显示得清清楚楚。我虽不太留意,不过一个名字还是跳进我的眼眸,柳下书生。点击一看,一个醒目的提示出现,柳下书生几天后生日。   提到柳下书生,让我想起好友梨儿。与好友梨儿,因为我们性格相同,甚爱文学。因为文字,我们走近成为网友。一篇《红尘清音》以她那清婉柔和的文风和简约秀美的文笔,把雁荡山的一位道姑清音子的淡漠名利,把俗事置之身外,心中有道,走于山水的心境描述的淋漓尽致。不只是巧合还是缘分,我的名字也是清音,在那天通过空间看到此文后,我便与梨儿结为知己好姐妹。从此一个安静的我便常游走在她的空间她的视野里,只要上线我都会去梨儿那里看看,正如我的留言一样:“梨儿,总是牵挂。”其实不是想看什么?去得频繁,只因梨,你是我的牵挂。一天下午在梨儿空间看到一个名字,柳下书生。因我本自嘲玉面书生,看到这个名字,便有三分亲切,如此也就过去。一晃多天再去梨儿那里时,又看到此名,出于好奇便进了他的空间,过后加为好友。   生活继续,平淡如初。我依旧是上班、菜市、带孩子、上网,四点连成一线的生活。如此日子一天天过去,在网络空间互动走访中,阅读不少柳下书生的作品。他的文章精炼简洁,文风犀利精辟,文笔之好令我叹服。渐渐的知道他善文,通史论。我是个初出茅庐的平常人,无才无学,只是偶尔写的小字小文,也够不成什么文体,却一直欣赏书评杂文之魅力。很想学习,因本人笨拙,二是没遇到老师,为此也苦恼过,心想眼前这位不正是最好的老师之选吗?心情激动之余,也不问柳下书生同意不同意?我便在空间留言里公开说出;“柳下书生,我的师傅。”就这样柳下书生稀里糊涂成了我的老师。因为想学习写杂文书评,便常游走在他空间里,我们不对话交流,我的学习就是在他的空间认真细读他的每一篇文章,每字每句,包括文中的人物、视角、内容、文风,我都会细心阅读学习,好的文章我会转到自己空间,以便于自己学习。他的每篇文章我都会阅读多遍,默记心中,有不懂的地方我会做个记号记录下来,待有时间再细细阅读,认真揣摩,直到读懂为止。   认了师傅,我却没看过他的资料,通过文字便建立师生情谊。有次浏览他的文章,便认真看了他的简历,原来柳下书生便是塬上风尘也!他出生中原书香世家,他善文喜绘事,好史论,他师从王朝闻、陈少丰、迟轲、顾森诸先生等等。他才高八斗,博古通今,文思泉涌,下笔成章,他的文风标新立异,言简意赅,生动有趣。妙不可言!   现在的社会附庸风雅者甚多。例如不懂茶者可以大说其道,常品其味。不阅读者可以购买很多书籍摆放于家中以显示高雅,对于这些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书画是一种高雅的艺术,也是作画者通过笔墨纸用意向情感展示给世人的一种积极向上且有生命力的艺术体现。书法是一种线条艺术。它通过线条书写成文字来彰显汉字方正同源的本质与文字内在的灵魂精髓,凡是书法者给汉字都赋予了血、肉、骨、肥、瘦各种形态之美。书画同源,且有不同,且有相通。所以欣赏这种艺术需要高尚的情操,淡然的心态,心记山水,无杂念才可以欣赏到书画内在之奥妙。偏有不懂画者就喜欢买画,老师的书评《买画人不懂画?》:“更宽广的买家是实用主义的买家,一般品味,家居装饰。他们买画是大众审美取向,买繁不买简,买艳不买黑。许多画家都知道这一道理。曾陪霍春阳在肇庆,霍春阳画好的墨竹,好几位藏家都让他多加几笔添点颜,理由是丰富好看。格高境自寒。曲高永远和寡。白石先生画,就当代人言,抛开其它元素,能卖过广州的程家焕?任伯年卖不过何家英等!如果买家懂画,这状况不管多少其它原因,都不会出现。买画者不懂画,是造成江湖画家横行、骗子大师盛行的重要原因。不信可以试下,注册个联合国画院,你马上可以卖画了!许多画家都明白包装的意义。买家不懂画,信包装,包装得越好,就越好卖。所以许多画家不惜代价,挤入学术奠堂,进京朝拜,国馆办展。直接效益是社会效益,最终目的是给买家有个交待。”   岭南画是海上画派之后崛起的最成体系,影响最大的一个派画系。创始人为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简称“二高一陈”。也是岭南三杰,是中华民族绘画史上的一个重要民族绘画流派。特点以创新、写实博众家之长,承载发扬国画风格,在绘画技术用“没骨法”,用“撞水撞粉”法,以求其真。老师的《缺少生命力的岭南国画》:“我们常说,倡导写生‘岭南画派’一贯艺术主张‘撞水’‘撞粉’的绘画技术是岭南画派的技法基础。甚至把居廉、居巢追溯为岭南画派祖师,其实强调写生、强调生活,相对来说的确是岭南画家艺术追求的共性。‘撞水’‘撞粉’在岭南画家中老少皆知,并且技法娴熟。但是稍微了解美术史的人都知道居廉、居巢师从宋光宝,宋光宝师从孟丽堂,而孟丽恽南田的得意门生。作为清六家,又所谓‘正统画派’代表人物之一的恽氏,绘画艺术观点斥明追宋,立场宋代院体写生观。他所创作的没骨花鸟的技法基础正式撞水撞粉,从这一方面讲岭南画派从历史传承就出现了一个断层。二居经恽氏追宋,这样使得本未经元明文人画思想洗礼的岭南画,在绘画思想显得单一匮乏多样的艺术风格,写生有余,写力不足,传统积淀下来的国画语言符号明显欠缺。”   历史是前人遗留于我们后辈的一笔难得宝藏与财富。老师喜绘事、好史论。他常年不分昼夜居于画室潜心学习,一本美术巨作《会心画意》在李琰老师的笔下完成。百余篇作品,全书从不同的视角、生活、阅历、书法、绘画、史论和各个绘画者的画风一一细致描述。他以专业的语言,简洁的文笔加以论述、剖析,给读者以全新视角的介绍了很多画家品格、画风,如何写生、笔墨等等。让读者读后不仅领悟了书画之美,还知道了作画者的高洁高尚的品格。   每次读老师书不但从文字认识了一位位才德兼备,一心向画的才子才女们的风骨与高尚的品德。他们的成就为画界先开一个个优美的乐章,从书中便可以穿行在山水间,走天南地北,游览大好河山,文中画中有北方山川的奇峰险峻,孤山巍峨,也有南方连绵逶迤的山岭之秀丽风光,赏过冬雪红梅之傲骨,看过空谷幽兰之飘逸,走过小桥流洗心尘,迎来农家烟囱之飘渺,读着读着不知不觉地身在其中,忘了归途。   不太喜欢逛空间的我,也会在意好友以及师傅的更新。有次师傅空间更新精美的图片,出于爱美之心带着几分好奇便进入他的相册,在众多相册中,其中一个名为《我的涂鸦》吸引了我的目光,其实我不会画画,也不懂书法,却喜欢在闲暇时欣赏书画。于是点击欣赏,一幅《黄河之春》映入眼帘,其作品大气磅礴,墨韵浑厚,一泻千里,酣畅淋漓,笔墨老辣,功力雄厚。细细观赏佳作,恍如看到黄河就在眼前,它波澜壮阔,层层巨浪,如千万匹脱缰狂奔的烈马汹涌而来,气吞山河的豪气使世人为之震撼,作为华夏儿女,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千百年来养育着炎黄子孙,黄河也见证了我们华夏的文明与伟大。黄河,我们的母亲河!   知我者都知道我喜欢竹子,竹,瘦劲迎风雨,节节无惧伪。苏轼曾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他的一幅《风雨劲竹》画中远有层叠峦嶂山川,青山腰里山泉瀑布欢跃而下,像似一个个调皮的儿童跳跃而来,又像是人拨弄的珠帘摇摆不定,煞是好看。近有蜿蜒而流的溪流之水,溪泉像似优美的音乐轻轻而弹,袅袅妙音时远时近,使人醉于其中。近处一簇竹子依孤石而立,雷电交错,风雨飘摇,肆虐无情的奔来,见河涨水满,望苍穹绵怠,唯有青竹立根于此,且看那竹子,生机盎然,蓬勃向上,野逸秀美,真乃豪气笑风雨,立于天地间。   与师傅相识没几个月,他的才华令人敬佩,他在书评,书画上的才华与造诣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兰儿本是平常之人,可以遇到一位有才华且又平易近人的老师是我的幸运。平时的我是个有点调皮有点幽默的女子,只要和谁熟悉了,玩笑是不免要开的,与老师也不例外。我常给他留言,开始礼貌问候,后便随意想说就说什么?记得一则留言:“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傅,我来报道,听到了吗?”他回复就是大笑。老师待人真诚,无论我什么时候溜进他那里,留点小脚印,说点什么?都会第一时间给予回复,因此我也很感谢师傅对我的教导与关心。在心里由衷感谢网络,让我可以遇见老师,有老师的日子真好。   他为人正直,刚毅不阿,从不会吹捧、做那些阿谀奉承之事。看到有所不满之事便直接说出。记得他空间更新过一条心情:“是写那里的花架子恒大的作品,其实作品都是伪冒假劣,所谓文化人却做着没文化的事。广东省文化学会二十周年庆典活动,有一项慈善拍卖,邀我现场点评作品。没想到打开图录,大吃一惊,全是江湖下三滥的作品,个个都冠以国际、亚洲、世界美术家的名头!有种受污辱的感觉!便婉言推却!没想到如此拙劣之作,竟出现在文化名流文艺高官云集的盛宴上!”   老师是一位直言不讳,敢作敢为之人。他的文章和心情里写的很多言论都是揭露现在绘画界作画之人品行不好者和不良歪斜之风。他言辞犀利,文笔中透漏一种浩然正气,这便是他的一段心情:“对于现在书画界有些人虚假成风,不问自己工地如何,先报上大师名号,不论作品如何,结合登报出书,他遇到此事,便是管不住自己的嘴,他说:“晨起偶翻一画册,看一看美协主席中国美术馆画展的标题‘吞吐大荒’,而读其画,哑然失笑!所谓能吞吐大荒,是中国山水画的心境和精神决定的,并非是表现的画面的场景大。这标题似乎太超夸张了!此外,主席还真没弄明白什么是山水画,所以其画山水,把山水画当作风景画,停留在视觉表现上。”   望着窗外,凉风习习。桂子仍余香,残叶别离也凄美,落红怯怯飞向谁。我在电脑前默默的阅读老师的文章,欣赏他的画作,感受杂文书评之神韵,享受水墨国画的艺术之美。纵然我是俗人,在你的文笔书画熏陶下,渐渐地感受到书之神韵,画之逸美,柳下书生老师也!谢谢你,谢谢你……   武汉哪家医院能根治羊羔疯武汉中医如何治疗癫痫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郑州癫痫病的早期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