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墨舞】童年的火烧印子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摘要:难忘童年的游戏,童年的时光,永远是暖是美……    春来,童年的记忆也随着春意蓬勃而来。   拔茅针,吹柳哨,捋榆钱,编草帽,挖河泥,摔土炮,印火烧……其中最复杂、最有乐趣、最有成就感的是用胶泥印火烧印儿。   印火烧印儿又叫印火烧印子,是从婚嫁风俗的火烧制作演变来的儿童游戏。印火烧印子的工程浩大,工序复杂,那是小时候的大事。   想来材料简单,不过一块泥巴,一个小小的印模而已。但就是这一块泥巴,让我贫瘠的童年充满了乐趣,丰富了童年的记忆。这泥巴不是简单的泥巴,要用“泥棋土”做成。这土应该是一种红黏土,干时一小粒一小粒的,放水里浸泡都不会粉化。它的细腻绝非沙质土可比。要印火烧印子这种土最好,干后不裂不变形。   春日里,暖阳照耀,天气晴好。三五小伙伴吃过茅针,吹着柳哨,带着自编的草帽,浩浩荡荡出发到一支干河岸找泥棋土。   一支干的水来自黄河,麦苗返青水浇完,河床见底,只有中心一脉细流。河床泥块裂成一大块一大块的过年豆腐的样子。要是偷懒,这样河泥也能用的,只要软硬适度。只是永远达不到一流印火烧印子大师需要的硬度,我是从来不用的。硬度不够,印出的火烧印子不够挺正,不够精神。最好的泥棋土在河泥下边,双手挖开半尺多厚的河泥,来寻找泥棋土。   幸运的话翻过几大块“豆腐”就有收获,有时要翻很多,直翻到两手泥巴,额头汗流。这土色红质黏,易分辨,但很硬,用手挖有一定难度。用手一点一点的沿着一个边缘抠,或者跑上河岸折了树枝做工具挖。   挖出来的土,黏性大,而又散又硬。是不能直接用来印火烧印子的,这是生土要熟了才能用。挖好的土就在河边小路上或者拿回村在自家天井里摔熟。选了地面坚硬光亮处,或坐或蹲或站的喊着号子,相互嬉笑着摔土。要是土特别干,就得掺水。初,要用双手拢着捧着轻轻摔,几十下摔下来,越来越软,渐渐成为一体。这时就可以抬高用力摔打,直到里外一样色泽,一样质地。摔好的泥多成四四方方的长条快,黄褐色,如金砖样儿。捏之软硬适度和手,形状随手变换而手不沾泥,泥亦不裂缝隙,这时泥棋土就熟了。熟土,是决定火烧印子质量的关键。这道工序是个耐心活,力气活,技术活。没耐心,没力气,没技术都摔不匀,印出的印儿就不均匀,易坏易裂,枉费了心思和时间。   土摔熟后,就可以用火烧印模来印制火烧印子啦。   火烧印模是从走村串巷“换铺扯套子”的货郎那里换来或者买来的。货郎大多是老头子,冬天戴着破毡帽子,夏天戴着破草帽子,推着改装的独轮车,车上是个玻璃做盖板的一米见方的匣子。那匣子分门别类一格一格的放着物件,那匣子就是乡村妇女做针线活计的工具箱,里面针(缝衣针,绣花针,毛衣针)头(头花,头绳,卡扣)线(各色缝衣线,绣花线,毛衣线,扁的圆的松紧带等)脑(零零碎碎,樟脑丸啦,顶针啊,做鞋子的砸眼等等)样样俱全。幼时,那匣子还是我们乡村孩子的天堂宝匣。那里面有好吃的,一毛钱一条的糖蛋蛋,鸡蛋大的大米花球,一骨节一骨节的酥糖棒,玉米做的各色糖丝棍儿……各种小玩意儿,哨子唻、吹气捏泡啦、气球啦、小泥人偶啦、皮娃娃啦、泥叫叫啦、小画书、火烧印模啦……   老货郎把车子放当街,“扑棱,扑棱”,用手摇着那个磨得锃亮的货郎鼓,用掉了牙漏风的嘴喊着“换——铺扯——套子唻——”几声吆喝以后,各家的女人孩子呼啦啦地围了来。所有商品价格不贵,价格二分、五分、一毛,一毛五、两毛不等。那时候穷啊,两毛钱就是大数字。各种商品多是用做鞋底子剩下的边角料以及用的不能再用的棉花套子换的。那时候一家子四五个孩子,物质资料匮乏,衣服都是老大穿了老二老三穿,穿烂了缝缝补补又一年,实在不能穿了就用玉米糊糊来打“锅被”,晒干了做鞋底子用。做鞋底子剩下的边角余料就叫“铺扯”,它们就可以用来换这些做针线的工具,换孩子们喜爱的零碎玩具和零食。现在我才明白,那些破烂铺扯套子,怎么变出那么多花花绿绿的玩意儿的。   针线的价钱是固定了的,用来兑换的“铺扯套子的数量多寡靠讨价还价的口舌,甚或还靠些眉眼交情。交易往往就在多少的计较里,货郎和主顾一抢一夺里完成。女人们的针线活计交易结束后,就是孩子们啦。多数孩子眼巴巴地看着玻璃匣子里面的花花绿绿,大大小小的零碎物事。见娘要转身走回家,就拿出看家本事拖住回转的身体。有的拉着胳膊抱着腿不动,有的直接哭喊着吵要。我娘最烦孩子这样的场合哭闹,只要哭闹着要,哭死也白搭。为了买一块心仪的火烧印模,是要提早谋划的。一是勤勤快快的扫地。把娘不能收集起来的针线活剩下的边角料小心的收起藏好,日子久了总能攒够换一个火烧印模的量的。二是勤勤快快的跑腿干活。尤其是去代销处拿烟。烟有九分和两毛三的,拿烟剩下的一分二分,往往就是我的跑腿钱。只是娘这样大度地把剩余的钱让我自主处理的时候不多,那是需要攒一段时间的。有心计的货郎会察言观色,按照花色图案价钱不等,看孩子们特别喜欢的东西也会涨价钱的。我们买的火烧印子价格有二分、五分、八分、一角、一角五不等。   火烧印模,圆形,瓦质,色砖红,直径三到四厘米之间,是一种翻版阴模。图案有动物花草,有卡通人物(铁臂阿童木居多),连环画人物(孙悟空和猪八戒最多)。我喜欢各种动物,特意集齐了十二生肖。选择伙伴们属相多的大量印制,用来换取伙伴手里的“宝贝”。   用摔熟的黏泥来印制火烧印子。揪下合宜的一块泥,仔细地把它揉圆滑,放好印模稳稳地压实摁平。小心地沿着印模边沿把多余的泥用小刀轻轻削去,小心翼翼地把印模和泥印分开,一个火烧印子印好啦。把印好的印儿轻轻放到通风的地方晒干或者晾干。一天一翻面,轻拿轻放,偶尔失手,前功尽弃。干后的火烧印子有一定的抗击打能力,力度小的劲道一般不至于毁坏。选了较满意的泥印坯子偷偷用娘的柴火烧。那时候柴火稀罕,不能多烧,再多是秸秆茅草火温度低,不能多放,结果可想而知,烧的灰不溜秋的不见面目的时候居多,白白损失了火烧印儿和柴火。多次经验之后,偶尔见娘做馒头烧一截朽木,赶紧趁娘不注意,把火烧印投入灶火塘,这样多有烧的好的,不怕水。成品的火烧印子分门别类放在自己的百宝匣子里,千呵万护保护着,生怕被同龄小孩子偷了抢了,生怕被大人忽视毁坏了丢弃了。   火烧印子数量的多寡是一村孩子富有和贫穷的衡量标杆。伙伴之间往往约定了时间地点来一次“赛宝”“夸宝”。所谓宝贝,不过是一块小花布头,一只玻璃球,一根红头绳,一根玻璃丝,一只柳笛,一个哨子……但这些都是孩子世界里的宝贝疙瘩。人口相传,相约相伴,各自拿了自认为最最“华美”的宝贝去参赛。届时,各选与自己实力相当的伙伴,避过大多数人群,偷偷较量。那时,最喜欢听对方一句“哎呀”,那是最高赞许。一声哎呀里面是满满的惊讶,满满的羡慕,嫉妒恨也是有的。一句哎呀是对手里的宝贝最高最好的评价,关乎面子,更关乎实实在在的孩童“宝贝”交易成绩。交易就是和伙伴间交换相互心移的“宝贝”。经哎呀赞赏过的物件就是奇货,奇货可居,往往是伙伴们要争相换得的物件。拥有者这个时候就可以摆摆谱,把自己的“奇货”亮一下,收入兜中。然后可以颐指气使一下,要看不上眼的人离自己远点,要求跟着自己求换货、求一观的人理理头发整整衣衫,擦擦过了河的鼻涕,搓搓小手上的泥巴汗渍……然后让他们各自拿出自己的“宝贝”,先拿来细细把玩,过足瘾。最后衡量着喜欢的程度,以及物件的“价钱”,决定交换的物件人选。   有了“宝贝”多而优这个良好的名声,往往怕人知自己的火烧印实际数量,怕人暗地里加劲赶超,丢了自己“最多,最富”的称号。同时又有意无意透露点信息,引来伙伴的羡慕,以及引来交易量。基于此,往往把各色火烧印子放不同地储存,根据观者的情形适当给予参观的数量。拿自己富有的换取没有的,想来,那就是原始交换的味道啊。   我的火烧印子厚薄均匀,花纹图案清晰,印体美观完整,在伙伴中间有口皆碑,往往是伙伴们交易的目标。我也因此换回各种心移的小物件小玩意儿,甚至可以换糖果,点心。在那个吃食贫乏的时代,是多么的难得啊。   我的火烧印儿,我的童年。 武汉看羊癫疯哪家医院最好武汉哪儿的羊角风医院好治疗儿童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治疗好癫痫病日常预防知识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