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岁月流韵”】岳母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三十多年来,我已经把岳母当做生母了。      ——题记   岳母跟随岳父一辈子,生下三女一男。三姐妹都很漂亮,如花似玉,我有幸娶了其中的老大,成了岳母的长女婿。   岳母是个农家女子,年轻时很秀气,精明能干,生性要强。嫁给岳父后就随着单位不断变迁,开始了走南闯北的生涯。先是从广东韶关到四川重庆,而后到河南舞钢,几十年间,韶华渐逝,岁月的风霜漂白了岳母的青丝。   岳母是一个传统式的中国女性,老实本分,寡言少语,勤俭持家,相夫教子,只想过上一个舒心安稳的日子。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物资匮乏,百姓生活普遍困难,国家为均等分配社会物资,限制购买力,实行票证制度。岳母精打细算,把家里的柴米油盐安排得井然有序,像备战备荒一样储备着生活。几个孩子的衣服鞋袜都是自己缝制,穿破了再补,大的改给小的穿,以至于三姐妹年龄大了些,有了爱美之心,都不好意思穿出家门。那些年,虽然生活过的有些艰难,但在岳母的精心调理下,日子过的张弛有度,风生水起。   单位有时需要临时工,无论工作多脏多累,岳母从不挑肥拣瘦,都能努力去做并且做好,挣些幸苦钱,贴补家用。正是由于岳母踏实肯干,不奸不滑,很受领导器重,逐步由临时工转为正式学徒工(后响应国家号召又被下放,岳母对此一直耿耿于怀)。七十年代末,岳母手头有了点积蓄,就让岳父专程到省会郑州,买回来一台日本进口的山洋牌黑白电视机,这在单位和左邻右舍中也是不多见的。那时电视机还是个奢侈品、稀罕物,没有普及到千家万户。岳母心眼好,行乐施善,常让邻居们来家里看电视,时间久了,个别太随性的邻居,不是抽烟就是吐痰,俨然把私人空间当成了公共场所,这让本来就不会吸烟的岳父心里很不是滋味,岳母也很纠结,像根鱼刺卡在喉咙里。   岳母闲不住,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找了块布满石头疙瘩的空地,像愚公一样,每天用铁锹镐头将地里的石头挖出来堆在旁边,再用耙子将地耙平。半个多月的功夫一块三四十平米的菜地,就被岳母捯饬的有摸有样。随着季节,岳母种上一些时令蔬菜,浇水施肥,精心伺弄,菜地里就有了几分姿色。为了这块地,岳母煞费苦心。先是用石头一点一点地将四周围起来,又拍淘气的孩子进地里祸害,用废木料和树枝将菜地扎起来,留门上锁,久而久之,四周就形成了密实的栅栏。蔬菜得到了保护,加之岳母的辛勤打理,每季蔬菜都长势良好,基本上满足了家用。除了菜地外,岳母还在家门口的空地上,用废铁丝网和木桩搭建起鸡棚,饲养些鸡鸭。岳母将菜地里不能吃的老帮老叶剁碎,拌些麸皮或粗粮就成了很好的饲料。逢年过节或女婿上门,岳母杀鸡宰鸭,餐桌上总是丰富多彩。不是有句老话:“女婿上门,小鸡遭殃吗?”   岳母能干,干起活来手脚麻利,风风火火,不让须眉。妻子给我讲过一件事,至今记忆犹新。岳母家在舞钢上曹居住时,因家里没有碗橱,岳母就用菜刀、板斧、钢锯条几样简单的工具,刀劈斧砍,硬是将很不规矩的废料,制作成了一个一米四高的碗橱,刷上铁红油漆还真看不出来粗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木匠做的。后来住上楼房,岳母也没有舍得扔掉她的杰作。   有一年春天的清早,雨过天晴,岳母独自一人到离家一公里外的山上采野蘑,下坡时不小心踏空滑倒,滚了几个个儿,也不知在坡底躺了多长时间。到了下午,岳母才一瘸一拐地勉强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不能动了(事后听岳母说,她几乎是半爬半拐回来的)。当时,妻子、妻妹和妹夫在家(岳父在北京出差),立即给岳母送到职工医院,检查后说是伤到了腰椎,需要骨髓穿刺进一步检查,有可能手术治疗。岳母一听急了,说破天也不做骨髓穿刺,急着出院回家。岳母是放心不下两个年幼的外孙和家里的菜地、饲养的鸡鸭。住院三天后,拗不过岳母,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医生很不高兴,让家属签署院方不承担后果的责任书后,岳母被接回到了家里,那年岳母五十岁。   回到家里,岳母凭借超人的毅力,扶着床头在屋里慢慢挪动脚步,或做下蹲起身锻炼,每做一次都疼的大汗淋漓,就这样坚持着,日复一日,硬是锻炼了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过后岳母说:要是当初听医生的骨髓穿刺做手术还不一定怎样呢?至今,岳母的腰椎都没有出现过异样,我们都认为这是个奇迹。   时隔二十年后,岳母在百货楼外下台阶时又一次不慎摔倒,左肩关节严重骨折,送医院后医生根据岳母的古稀之龄,提出手术安装永久性不锈钢钢板固定的治疗方案,这回岳母没有拗过我们,按照医嘱顺利地完成了手术。住院期间,岳母还是心急火燎,急着出院,她总是把自己摆在家庭主妇的位置上,所有的事物都得亲自料理,好不容易挨到二十天上下,岳母强烈要求出院了。出院后,岳母担心左臂关节嵌块钢板会很不灵便,影响今后的生活质量,更不想拖累别人,天天做三百六十度的旋转运动,试着左臂操持家务。岳母顽强地坚持,忍受着痛苦,将左臂锻炼的与常人无样,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现在岳母已届耄耋之年,清瘦干练,精神矍铄,很有神彩。每天早晨五点多钟起床,从头到脚先做一遍全身按摩保健运动。嘴边常唠叨的一句话似乎成了座右铭“自己能动,就不麻烦别人。”有时也去听听养生课,花钱买些所谓的保健品。儿女们也劝说这是忽悠老年人的,一些无良公司是在掠夺老年人仅有的那点退休工资。每次告诫岳母,岳母也总是说下次不去了,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腿脚,家里的保健品或赠品越来越多,说急了,岳母会说“又没花你们的钱。”想想也是,岳母除了这点“爱好”还能有啥乐趣呢。一个八十岁开外的老人,正是需要儿女们照顾的年龄,可她一天到晚还得忙活家里的柴米油盐,吃吃喝喝,操了一辈子的心,没有一天得闲,只要她开心快乐,就由她去吧。   今年五月份,蓬莱老家来人,小妹一家组织我们到附近的灯台架旅游,借机也带上了岳父母。到了景区,岳父因年事已高留在山下随意溜达看看,岳母却不服老,执意上山要和我们比试比试。灯台架海拔不高,只有八百多米,但爬山下涧也有一二十公里的路程。我担心岳母,叮咛小心,她却总是说没事儿。果然,三四个小时的游程下来,岳母没有落下半步,只是感觉有点疲劳,回家后也没有腰酸腿疼的现象,照样操持家务。   岳父已近九十高龄,除耳朵有点背,行走慢些外,无其他疾患,身体还算硬朗。岳父无烟酒嗜好,是个吃粮不管事的主,全凭岳母的悉心照料。看着岳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大,还得楼上楼下的颠簸,儿女们就想把他们接到身边来过,可岳母总是说,不愿给儿女添麻烦,也怕自己不随意。其实,我更明白岳母的心思……   岳母,这辈子真的不易。   常见的治成人癫痫药物都有哪些癫痫病哪里可以治武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武汉都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