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老家,在思念中流淌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感悟
摘要:老家那破旧的老房、窄窄的小巷,还有至亲至爱的婶子大娘,都让我们永远不能忘。它告诉我们,一定要常回到自己的家乡老家看看,因为那是我们永远不能割舍的地方。 我那79岁的母亲还是想念她的老家,想念我那作古多年的姥爷、姥娘。过年过节想得更是厉害。这不,再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中秋节就到了,母亲又和我絮絮叨叨地说起她的老家。说要有你姥爷、姥娘多好啊,可以回老家看看他们,陪他们吃顿团圆饭,拉拉最知心的呱。我对母亲说:“我可以陪你回老家看看。”母亲发了一会呆,喃喃地告诉我:“老家有什么呀?不就还有那几间破旧的房子嘛,没有了爹娘,早就不是家啦。”说完,伤心地哭了。   我的母亲老家是莒南县石莲子镇,离我的老家位于沂河东岸的河东区葛沟村40里路。母亲18岁的时候出了嫁,年轻的时候,父亲先是在煤矿工作,后来在银行工作,忙得顾不了家。摔断了腿的奶奶和我们住在一个院子,母亲既要下地干活挣工分,又要伺侯奶奶,抚养我们姊妹仨,虽然母亲的老家离我的老家只有四十里,可不属一个县(区),上世纪60年代又不通公共汽车,想走娘家只能步行。母亲想想地里的活、来回两三天的功夫,再看看年迈的奶奶和年幼的我们,想回娘家的念头只能忍在心里。   我后来曾经傻傻地问过母亲,你想姥爷、姥娘,却又回不去,着急吗?母亲说:“怎么不着急呢?嫁到你们家,娘才18岁,现在的孩子正上高中,而我却离开了父母,你说能不想吗?想的厉害的时候,我晚上躺在床上偷偷抹眼泪,你们不知道吧?”我又问母亲“那你真回老家,看到姥爷、姥娘,非常高兴吧?”“那当然啦!每当真回老家的时候,头天晚上我就把东西拾掇好,第二天,天不明就起床赶路,走在路上,恨不得一下飞到老家中,见了你姥爷、姥娘,积攒了一肚子的话全都倒了出来。”说这话的时候,母亲仿佛回到了年轻岁月,脸上苍老的皱纹全都舒展开了。   “还是你们好,你爸虽然去世不在了,但我还在,想家了就回来。不像我,想回去,人早都不在了。”母亲感叹道。   “再过些年,假如我也不在了,这里就是一个空空的楼房,你们还回来吗?”母亲浑浊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我,问的我一时无法回答。   是啊,谁不思念生养自己的老家?那是我们一生永远留恋和难忘的地方,老家让人魂牵梦绕。特别是老家有父母在,更是让人有永远的牵挂。   如今在我的老家,算起来已经去世两年多的父亲一个人静静地安卧在面向沂河的坟地,他陪伴着我去世多年的爷爷、奶奶。每当清明节、过年的时候,我和弟弟都会乘车回到老家,在去世亲人的坟前添土,摆上各类供品,烧上张张纸钱,让我们无限的怀念之情随着那缕缕青烟在心头萦绕,唯愿亲人们在地下不再有任何疾病痛苦,一切都好。   上完坟,我们还要沿着沂河岸边回到老家,因为老家还有我淳朴善良、热心肠的大叔大婶、大哥大嫂。他们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尽管话语不多,却总是帮助我家锄地收割扬场,把一麻袋一麻袋的晒好的麦子运到我家,而不求任何回报。现在他们也都到了70多岁的年纪,岁月的镰刀在他们的脸上划上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腰也弯了,腿脚再也没有年轻时那般的利索。临来之前,母亲让我们买来牛奶、鸡蛋等食品看望看望他们,我们把母亲的这份心意捎给他们。他们紧紧握着我的手,喃喃地说:“下次让你娘也一起回来,我们姊妹们好几年不见了,我和你婶子想她啊。别等过些年我们都不在了,只能让你们到坟地里找。”说完这些,大叔大婶和我都哭了。   老家还有我朝夕相伴的玩伴,多少次我的梦里出现小时候和他们一起玩捉迷藏、一起抱着小板凳上学;一起偷偷爬进到处都是圪针的篱笆、悄悄把毛桃揣进怀里的大队果园;一起到沂河拦河闸下摸鱼捞虾的快乐场景,这些小时候的趣事和一起玩大的伙伴活灵活现闯进我甜蜜的梦乡,它让我常常心驰神往。从大叔大婶家出来,恰巧碰见我小时候最好的伙伴“金波”和“大军”。他们俩一个在城市搞百货批发,如今已腰缠万贯;一个在路桥公司干项目经理,收入也是非常可观。说起小时候的趣事,他们同样神采飞扬,童年时那天真无邪的笑容挂满如今已不在年轻的脸上,我们叫着对方的乳名,相互约定每年清明节前回老家聚聚,烫一壶白酒,说一说那仿佛久远的过去,述说述说现在各人的情况。我们无拘无束,就好像还是当年十几岁的模样。   走过山南海北,去过澳门香港,其实最思念的地方还是生养我的故乡老家,难怪我那79岁的母亲还是想念她的老家。老家那破旧的老房、窄窄的小巷,还有至亲至爱的婶子大娘,都让我们永远不能忘。它告诉我们,一定要常回到自己的家乡老家看看,因为那是我们永远不能割舍的地方。      左乙拉西坦片都有哪些危害宝宝双眼上翻怎么回事苏州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疗癫痫病河南癫痫病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