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长诗大姨妈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8 分类:人生感悟
大姨妈 用这个词能不能写一首诗
   犹如问 在不可能的地方
   是否能寻找到光明 这将为一道阴影
   而不成其为一种声音 面对我吧
   身体在流血的事实 不容置疑的拷问
   一道裂缝 你双手的掌纹指向哪里 天空
   还是前方 眼泪流出怎样的故事
   时光烧掉了什么 花朵 还是灵魂
   一片片地凋落 一片片红的惊心
   灿烂夺目始终与肮脏汇合一处 血的燥热
   冰凉的唇 仿佛它代表着光辉 人性的
   太人性的一面 不曾光辉过 欲洁何曾洁
   足境酝酿好了悲哀 即使踏出百丈方圆
   雪国 还是这一个主题
   肮脏是因为不自觉陷入了泥地武汉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
   唯有挣扎或是揭竿而起
   究竟什么是和平 和平郑州公立癫痫医院?就是非战争状态
   天空一个锅盖 大地一团火焰
   前方的双脚在凌空行走 抓不住的沉默
   出售诗歌 今天一个年轻诗人差点跳了楼
   巨型工地徒留下浩大的精神废墟
   海子 骆一禾已死去了多时
   有心写诗 诗离的很远 无心作诗 诗离的很近
   在一个诗人死亡的时代 我只想做好一个人
   当我面对的还是女人的下半身 与它的一个现象
   教我解构 命运之手死死地扣住你的脉搏
   往深里解构 从广里得到经验
   道理从来浅显易见
   民以食为天 或只是各人自扫门前雪
   匍匐前进会是谁的姿态 地面上的朵朵苔藓
   将虚幻打捞 注入时间的尘土 逝去的记忆
   还在堆集重量 为沙尘暴积累阶段性资本
   砍伐树木的年轮 戈壁沙漠 万里无云
   血终于褪成白色 阳光将其蒸发 不着一痕
   如果时代只为刻画出一个真正的人
   那我就不该写出这样的诗
   在思考中叙事 付诸经历 付诸身体
   付诸身体的细节 细节决武汉治慢性癫痫到哪个医院定成败
   成败书写旧时王谢
   王朝更迭 历史滚滚浓烟中
   春燕只衔来了一枚血液
  
   在一个绝对女性经验的范式里
   再次强调 这不是我应该写的诗歌
   然不得已而为之 火中取栗
   是中国道德的传统教育
   面对着天体的沉重 如何抽身
   这不是我去思考的问题 土地的重力
   束缚其上的每一个人
   1989 农村户口 重度血友病患者
   我也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仿佛看见了出题者的讥笑 不怀好意的手
   在讲究粘稠度的分泌物里
   刚好达到了一种准色情的标准
   鼻涕横流者 窥看地下通道的阴森
   洞穴中兀自挂着许多的蝙蝠
   飞来飞去 它们没有眼睛 目标是气味与声音
   撞来撞去 上升与下坠 一个少女的美
   不是她的罪恶 要知道什么是成人
   就是说一旦成人就学会以貌取人
   那也许只是开头 梦没有完成之前都是破碎的
   把心裂成两半 才能种出一朵玫瑰
   事情没有发生之前 不能说它成为了事件
   现象级要求的是影响力
   同性恋立法已经申请了好多年
   人大没有回音 男人是应该三妻四妾的
   有委员不断向人民抛出橄榄枝
   有信仰总比没有信仰好 拜金主义也是一种主义
   马克思唯物辩证照常帮人民解决了很多问题
   法律至始至终多出一只手 瞎了一只眼睛
   要求性工作者合法化
   央视就给大卫的性器官做了遮挡
   在一个电影还没有分级制的国度里
   这些 只能是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强奸妓女罪减一等 嫖娼罪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轻
   今天有我爸是李x 明天就有我爸是李x
   李xx们的故事 再一再二再三的发生
   在阳光下 我睁大眼睛 无言以对
   我凝问汉民族的血统 私生子们
   不需要为他们的罪恶负什么责任
   自豪感从此一败涂地
   投资移民依然是这个夏天最热的话题
   汉字沦丧 气节沦丧 再没有了春秋笔法 与吊民伐罪
   鲁迅先生只是作为一个符号 当民族有了魂魄
   我们都已经死了吗?
   这将是我写下的第一首“下半身”诗歌
   “下半身”诗歌并不肮脏 肮脏的是人们的目光
   在目光中可以死去
   当然 目光中也可以要求活下去
   作为一个中国公民 我不要久久凝视下半身 以及下半身的现象
   不过又有什么用呢 屈原自杀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诗是诗人的武器。是花朵。是月光。是海水。是献出生命。
   要写诗,首先你得活得像一个诗人。
   告诉我,你能不能做到?
  
   太阳是红色的 世界是红色的
   白天是红色的 黑夜是红色的
   工地是红色的 房地产界是红色的
   网商界是红色的 政府机关是红色的
   到处是一片红海 红海就意味着你想从这里赚钱
   已经很难了 很难了吗?人人要求插入——
   要我说 诗歌界太红了 要来的就来吧 不用排队了
   如果 一条瀑布可以疑似银河落九天
   当然 鸡蛋里也就能挑出骨头一样的事物
   “诗人”的能力 是可以将这个世界描黑或涂红
   亚里士多德 诗比历史还要真
   其实 没有人想生的伟大 死得光荣
   活着仅仅作为活着 行尸走肉不是存在
   存在 寻找什么质地
   就会失去什么水源 走出校门迷茫的大学生
   一年多似这一年
   今年的大学生就业率不超过27%
   生存不是存在 生存很难
   存在的分量太轻
  
   我想起了圣经中的故事
   女人是从男人的身体里抽出来一条肋骨
   找回肋骨,人才能变得完整
   结合 生下一大堆孩子 无忧无虑 相爱到老
   直到夏娃偷吃了伊甸园的苹果
   之前人类是不需要用树叶挡住羞耻的
   希腊神话中有一个美女叫海伦
   陆地上永远爬行着毒蛇 咬她的脚跟
   这时的东武汉有没有专业癫痫医院?方 黄土陇中唱起情歌
   文明从腹部隆起 只为一个孩子出世
   清为天 浊为地 阴阳分为两极
   中国人的脊梁始终垂的那么高 又那么低
   谁在夺取 十个月了 乳汁的味道开始散开
   温润、香甜《诗经》孩子咿呀的侬语
   贪婪像刀锋一样 划开母亲的身体
   孩子是倒在血泊中的黎明
   来自于血泊中的黎明 升起来 这一刻的黑暗
   长如大河 长如死亡 长如静寂
   语言被传承 文字被发明——
   它们都曾是血 都曾是生命 它们都在你我的舌尖战栗
   没有被命名的都是黑暗 命名它不等于光明 是啼哭
   生来就是痛苦 就是恐惧 就是饥饿
   连同这血 这肮脏 连同这火 这水 这欲望
   直至流干 流尽 流成光芒 流成泪的颜色
   洗刷所有的罪过 只为重新作为一个人而活着
   时间带着飞快的呻吟
   这一切仍然不能为其注释
   就是这样 痛苦的还是痛苦
   绝望的不会是一般的绝望
   孩子不能了解一个母亲妊娠的痛苦
   痛苦就是一代人的心灵史书
  
   曾经 伏波娃写了一本书叫《第二性》
   未来换成女性统治世界你愿意吗
   一不小心就可能就成为母系社会
   世界总在发展 文明总是倒退
   泰国人妖早已成为奇葩
   保持平衡的姿势或许最美
   张爱玲 女子的美始终在于胭脂 梳子
   在于镜子里的世界
   如果你是大自然 我就是你手中训成的
   大自然的尤物 这是两性 但不是男人与女人的
   所有发生过的故事
  
   诗评家们说 对待诗歌最好的方式
   就是把诗当成诗来读
   说的多好啊,善良的读者们
   把日子当成日子来过吧
   命运的归命运 人生的归人生
   终其一生 做你自己
  
   我写这首诗的时候
   忽然想起了曹植
   豆在釜中泣 相煎何太急
   民族记录下了一个诗人落拓的背影
   我 得到自由时便有了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