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手镯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摘要:在每一个寂寂的夜里,泪眼中,朋友仿佛看到猛然闲下来的母亲无措地坐在空荡荡的床前,一双苍老的手摩挲着那个敞口盒子里的手镯,一忽儿站起,一忽儿坐下,那个镯子被母亲温情的目光一遍遍擦拭得晶莹温润,一如父母不离不弃、相依相偎的爱情,简单而纯粹,淳朴而珍贵。 一   “父亲走了,儿子的生命从此不再完整。”   朋友空间的一句“说说”让我心里一颤,旋即,无尽的忧伤洪水般在心头蔓延。这几年,接连痛失母亲、父亲时的况味一齐涌上心头,我便忧伤着他的忧伤了,心立时刀绞般疼痛。   生老病死,本是生生不息的人类最寻常不过的事,可是,亲人的猝然离开,还是让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在无尽的不舍与眷恋中肝肠寸断。   又过一日,又一条“说说”跳出:“圣人处此,更有何道?”   这是王阳明落破龙场时经常叨念的一句话,话语的背后该埋藏着朋友多么深的伤痛啊。我知道,短短的几日,朋友根本走不出这巨大的丧父之痛,尽管父亲瘫痪在床那么多年;尽管父亲早已对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感知;尽管有时在工作、孩子和老人之间周旋得心力交瘁,尤其是看着母亲一日日老去的身影忙碌在没有任何知觉的父亲身边,偶尔对父亲冒出“拖累”一词的念想,但只是一瞬,他便立马后悔并捻灭自己的龌龊意念。   他依旧会热切地在每个周末带着妻儿去看望自己的父母;他依旧会坐在父亲床前给父亲擦擦脸,和他说说话,尽管父亲不会有任何回应。他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平静地延续下去。谁会想到,父亲竟然悄无声息地走了。十多年来,他们早已习惯了父亲的沉默不语,他们对父亲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在,就好。尽管,他们心底一直怀揣着醒来的奇迹能突然降临到父亲身上。   如今,坚持了十多年的父亲最终没有醒来,他撇下一切,安静地走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母亲和儿子被遗忘在肆虐的寒风中,无措,伤悲。   天气预报说今日大雪,安全起见,学校停课放假一天。在这寒意料峭的春日,一场大雪如期而至,天冷得出奇。我缩在屋里读罗培的《一屋子烟味儿》,窗外阴冷的寒风撕扯着纱网发出哨子一样的尖叫,粗硬的盐粒似的霰飞沙走石般在院子上空的纱网上横冲直撞,我似乎能感受到那份吹打在脸上的冷与疼。   想起朋友,那么喜欢下雪的他,此刻的心情也该是是冰冷的吧。果然,他的“说说”里又有更新:   “父亲走了   天空飘起了雪   想那一抔崭新的黄土   在雨雪飘零中凄冷斑驳   月夜松冈,年年肠断   东坡有情,当怨松嗔月   而我,从此不再爱雪”   原来那么爱雪的他,从此不再爱雪,只因,父亲走了。   父亲走了,掏空了儿子的心,儿子的生命从此不再完整。从朋友简短的话语中,我深刻体悟那份父子相连的深深疼惜与巨大的悲伤。   我沉重地敲出几个字:时间会抚平一切的伤痛。   祈愿,他能尽快从痛苦中走出,即便,明知这一切劝慰于他都是徒劳。   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猛然想起很久以前在朋友空间读到的一篇日志,一篇读到令我感动不已难忘至今的日志,为其父母间朴素的爱情,为朋友忽而流泪的眼睛。      二   那是一次五一放假回老家,朋友无意间看到了一只手镯。它粘满灰尘,静静地躺在一个装满杂物的敞口盒子里。只一眼,便思绪万千,往日的种种一齐涌上心头。   那个手镯是他父亲给母亲买的。   他猛然忆起2003年,也就是他父亲出门“做生意的第二年发生的一件事。   有一天,“闯外”的父亲回来了。当朋友回到老家的时候,母亲欢喜地拿出一个手镯给他看,说是父亲给她买的。母亲小心翼翼地将手镯捧在手里递给他,他一把拿过来,只见那手镯颜色美艳,透明是透明,可是却缺少翡翠那浑然天成的温润与通透,何况颜色也呆板僵硬,即便不精通玉的他一眼就能看出那是玻璃仿制的翡翠。   “你看看是真的吗?你大说三十多块钱呢。”母亲满是期待地看着儿子,脸上半是喜悦半是疑惑,其间的幸福溢于言表。   猜想父亲肯定是贪便宜给人忽悠了,一向直率的朋友很不屑地说:   “一看就是玻璃做的,真的翡翠哪儿是我们老百姓能买得起的?也就哄你们这些不懂的。”朋友边说边将镯子递给母亲,母亲慌乱地接过去,并顺手将其放到身边的一个敞口盒子里。   “哪儿呀,我看好多人围着买,就买了一个。”朋友说他说记不清父亲当时是什么表情,只记得父亲憨憨地笑着匆忙解释。   朋友说那个手镯母亲从来没有戴过,因为干活不方便,再说,又是假货,于是它就一直躺在那个敞口盒子里。   谁知,第二年的四月二十六日,他的父亲就出事了。   从此父亲再也出不了门,再也起不了床,再也不会憨憨地笑……   父亲一躺就是十多年。母亲天天给他喂水喂饭,擦屎擦尿,细心照顾他。可父亲竟然记不起这个苍老的、佝偻着身子整日围着她转的女人是谁,当然,包括深爱他的儿子。父亲乖乖地躺在那里,在自己的世界里静默着。   就是那一日,朋友呆呆地看着躺在盒子里的那只落满尘埃的寂寞的镯子,突然电光石火一般醒悟:这是父亲给母亲的“礼物”,一辈子唯一的礼物。   父亲一生从没出过远门,到头来老了居然又出门“挣钱”了,对于父亲来说,自己也算得上村里出门“闯外”的人了,回家自然要给儿孙买些东西,当然,他没有忘了母亲。   朋友一直认为父母那辈人之间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罢了。先结婚,后恋爱,甚至连恋爱也没有,从结婚那一天起,他们像众多农村人一样,心无旁骛地过起自己的烟火日子。   彼时,朋友猛然忆起,那天当他说那个手镯是假货的时候,父亲的神情竟好像有些忸怩,那该是父亲的心事猛然被儿子洞察后的害羞之举吧。那可是父亲第一次给母亲如此奢侈地买东西呀。   想到此,朋友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谁说父母之间没有感情,那个手镯该是父亲对母亲最朴素最昂贵的表达了吧。他想提醒母亲,好好保存这只镯子。因为,那是她的“他”送给她的唯一一件“礼物”。又一想,还是不用了吧。既然父亲是一时心血来潮,母亲也从未把它当做什么。何况,他们之间根本不需要礼物。   只是一转念,他马上改变主意,他说他下次回家,一定要把镯子拿来,好好地收藏起来。因为,那是无价的宝,那是父亲对母亲爱的见证。并告诉母亲,镯子的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父亲的一份心意,而那份心意弥足珍贵,千金难买。   不知事情后来怎么样了,朋友的这篇日志却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这个镯子也像一枚戳记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上。      三   这几日,终于不见了朋友伤心的倾诉。毕竟,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以医病,也可以疗伤。   宽慰间,我深谙朋友心底的无尽忧伤。因为那份彻骨的思念与疼痛怎会就此搁浅?这份剪不断的亲情像一团密封的不断膨胀的气球,又像一坛窖藏久远的烈酒,一经触及,便轰然爆破,如火,如水,将人燃尽,将人淹没。   父亲走后,朋友不敢回到父母的屋里,因为只一眼,便戳中泪腺,那不争气的泪水,怎么擦都擦不完。谁会想到这条世界上条仅三寸长的溪流,却汪洋着最肆意最浓烈的亲情。   父亲那苍老的却一如孩子般安静的模样似乎还在眼前,如此清晰,却又遥不可及;父亲发出的那些简短的字符,如此陌生,却又亲切难忘……不论怎么样,那是活生生的父亲啊!孙子一进门,一声脆响的“爷爷”便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回荡,即便躺在床上的爷爷没有回应,奶奶也会高兴地招呼孙子来到爷爷床前,一家人围在一起说说话,唠唠家常,屋子里清冷的空气便立时温暖起来;儿子受委屈或是遇到高兴的事,可以来到父亲床前不必修饰一股脑儿倾诉,不用担心父亲会悲伤或是过于激动;母亲有事没事都会来到父亲床前,仿佛父亲是家里的一块巨大磁石无时无刻不吸引着母亲的脚步。躺在那儿的父亲,是母亲无尽的牵挂,辛苦点儿算什么,人在,比什么都好。   可是,如今,父亲像片落叶,轻飘飘的,一阵微风便把父亲吹走,无声无息。   父亲走了,母亲再也不用日夜奔波在父亲床前,再也不用整日面对一张熟悉极了的面孔却又冷漠无比的眼睛,母亲期盼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奇迹终归没有降临,父亲彻底将母亲遗忘,遗忘在母亲和儿子一往情深的呼唤和执念里……   如今,母亲对父亲唯一的念想,就是那个手镯了。   在每一个寂寂的夜里,泪眼中,朋友仿佛看到猛然闲下来的母亲无措地坐在空荡荡的床前,一双苍老的手摩挲着那个敞口盒子里的手镯,一忽儿站起,一忽儿坐下,那个镯子被母亲温情的目光一遍遍擦拭得晶莹温润,一如父母不离不弃、相依相偎的爱情,简单而纯粹,淳朴而珍贵。 哈尔滨青少年癫痫病因都有哪些?癫痫是有那些引起的儿童癫痫病的病因多动症都有哪些武汉癫痫病的医院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