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南山】保梁山和下砚河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一、保梁山      隔开一条河,前面的深山就是保梁山了。这个时候,保梁山的枫叶也红了。   因为没有像样的公路通达,知道这个地方的外人少之又少,所以在进山的路上,出入的除了居住在附近的村民,其余的几乎是旅行发烧友,而且为数也不多,前者是为了生活,后者是为了充实生活。   这条路不仅长,而且凶险,不足十公里的山路通常需要走上两三个小时。这条完全由村民用脚踩出来的山路曲曲折折,一直在险峰和山谷中穿行,周围植被茂密,有些地方甚至罕见天日,路旁的草丛和随处可见的荆棘经常覆盖到路中来,时不时地绊人手脚,让人猝不及防,所以行走极为困难。我知道这条路和这条路可以看到保梁山最美的枫叶,其经过极其偶然。2014年秋天我从上海乘火车前往桂林,当车即将到鹰潭车站的时候我的隔壁有两位客人正在聊旅行见闻,其中一个说要想看最美的枫叶,最好去保梁山,那里的枫叶比北京香山的要美得多。我听了觉得是个好消息,就简单跟他聊了几句,顺便冒昧地向他打探路线和地址。2015年国庆长假,我辗转好几次车终于来到保梁山所在的乡政府所在地,并费了好大功夫在乡镇上找到了一位从保梁山到乡镇集上卖红薯的村民,让他引我去看一看保梁山。只可惜那时去的时间太早,虽然看到了保梁山上密密麻麻,规模宏大的枫树林,但它们却是青绿青绿的,没有一丝红黄的状态,所以也就无法体会枫林之美。今年有空,经反复跟当地村民求证,得知这会儿枫叶确实红了,所以才决定再次前往探访。   十公里的山路很快就走完了,在一片开阔的田园和一个朴实的村庄后面,我果然看到了火焰般的世界。   保梁山是一片群山,山头虽然个儿都不高,但却生长各极这精致,它们错错落落,绵延很广,用珊瑚似的红撑出一种气派,热烈而辉煌。它们抵在远处的蓝天胸前,合围成一个巨大的弧形,漫山遍野的似乎只有枫树,而且全都是红彤彤的着装,既像燃烧的火焰,也像蒸熟的蟹黄。它们随山形走势四处漫开,有时高低错落,有时卓尔不凡。因为视觉和距离的原因,枫叶的颜色给人的总体感觉是红得透亮,而且层次分明,低处的偏黄,高处的偏红,线条和波澜的变化也极其明显,像被精心勾勒似的。因为无穷无尽,所以特别热烈;因为几乎看不到其它的杂色,所以特别名贵。山的绵延与视野的开阔又让它们气势磅礴,不受局限,似乎要烧穿云天,热辣如深海熔岩。   走进枫林之中,树上的红与脚下的铜仍然是同一种画风,而风声与脚步摩擦出的旋律同样入韵,前后左右红光艳影,以至于人们忘记了自身,而任由层林尽染的美名被一一落实,最后整合成火焰山或堆满龙王珠宝的迷宫。   时序刚好是深秋,天的高远与底色的湛蓝和地面上的火红形成对比,更衬托出眼前世界的华贵与雍容,这之中有隆重,也有顺从,更为难得的是,它自始至终即使妩媚也非常纯粹,没有人为的侵犯,也没有无休止的泛滥,仿佛俗世与自然相安,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的才干,平静、温馨地生,随性、大方地长,共同营造和享受大自然自在自足的非凡。   保梁山没有多余的水,一条浅浅的小溪在山梁下绕过,像是为这片美丽世界刻意安排的。它是入山前那条小河的上游,水非常干净,透着山泉的清亮,细流中看不到有鱼虾游弋,顺流而下的红叶断断续续,无比清新,比诗情和写意更能触动人心。   我在山上、山下拍照,有时候也自己摆个造型,偶尔有村民从我身边路过,跟我打招呼,眼睛和嘴角都是笑眯眯的,透着朴实和温和。有时我也叫路过的村民给我当会儿模特,他们从不拒绝,而是很自然地站到我希望的位置。   虽然是深秋,但因为有阳光,山上并不觉得冷。枫叶的红仿佛带高了温度,让这个地方不仅明亮,而且温暖如黄昏的海洋。   保梁山前是一片开阔的田原,这时候田原上稻子已经收完,在一些田地的中央,人们用心堆着的禾垛非常漂亮,像一个个小人国里的城堡,黄亮的颜色与土地的黝黑对比强烈,而禾行的历历在目加强了它们的画面感,让一切变得既合节拍又合情怀,美轮美奂得令人目光难以挪开。   保梁村就簇拥在这奇迹之中,村中房子徽派的风格也尤其明显,黑瓦白墙,两边立着高瓴,依山而建,三十多户,叠加成差不多的三级,远远望去也特别规整。村中与周围也有枫树点缀,庄重又不失典雅,清秀又不乏威仪,看了也让人神情愉悦。   我原本只打算在这里呆一天的,后来却足足停留了三天,这三天,除了把保梁山每一个角落全游遍,还有一个很好的理由,房东大叔煮的饭菜不仅可口香甜,还能护肤养颜。         二、下砚河      下砚河在广西宜州,这是我见过的最为奇特的河。   从山间或田原中穿越,不像执着,不像做作,而像蹉跎。乱石嶙峋,河叉众多,各种滩礁散落,有的像张牙舞爪的妖魔,有的像珠联璧合的琥珀,这本身就很让人费猜疑,更何况河水如此干净漂亮,仿佛精心洗涤过的翡翠和孔雀兰,能在这里遇上,真不知该感谢自己,还是该感谢上苍!   山水因季节而崔嵬,这不足为奇。下砚河一到秋季就格外令人着迷却是不争的事实。当瘦消的河道与山崖的陡峭相互依偎,周围又有竹林团团围围,山色空濛之间还顺带出无数花卉,这样的韵味怎么能不让人感觉心醉?河山的秀美因为一条河而迂回,加上有无数氤氲的芳菲竞相尾随,如果用清秀来形容它的美,那么逶迤、高挑、窈窕、柔媚这些描绘,又何尝不是它的精髓?因而,这种难以言表的陶醉,自从来到下砚河就不曾脱轨,它不附着于人类的任何智慧,也不倾向于大自然的任何归类,而是实实在在地检验着我们的领会。   下砚河鬼使神差般的迷离,是奇迹,也是运气。石山洞开暗含诡异,上天入地全凭玄机,这其间充盈的神秘,丝丝缕缕,荒诞写意,何况它又把明暗、表里串连成为一体,让水奇、山奇,树木也奇!河流蜿蜒穿过大地的肌理,娉娉婷婷的山,愉愉悦悦的水,和和美美的草木,既通透着人杰地灵,也通透着宠辱不惊。即便不是与生俱来,即便没有曦光雾霭,旖旎、瑰丽依然左右着它的旋律。而岸边花、天上云的驻足留影,不仅让水的清澈格外地错落有致,而且还让秋天变得更深,让大地变得更稳,仿佛在视线里装上了转轴和年轮,每一次转换,都带着震撼灵魂的绽放,而由此滋生的曼妙与灵动层层化开,不仅摄人心魄,而且充满诱惑,既不同寻常,也不同于渴望,让人心生向往,同时挂肚牵肠。   应该说,下砚河的美丽是拜上天的恩赐。不过它如此集中地在宜州展示确实不知是什么道理。传说中天女为了沐浴而将瑶池搬到了这里,她的气息流成这里的空气,她带来的花瓣装点了这里的土地,她用过的粉底甚至变成了河山的记忆,就连她回眸时落下的叹息,都化成了远近的烟雨。   下砚河没有潮涨潮汐,因为与天地连体;下砚河精致绵密,因为经神人修葺。入人心扉又出人头地,所以那些魔幻与神奇,生动、飘逸,又细腻、得体,不仅给足了秀甲天下的美誉,甚至连漩涡与时间的配合都无可挑剔,它们妥妥贴贴地生生息息,让人觉得日子就是真谛,虽不能完全无视,也没有必要只争朝夕。   下砚河一直舒适惬意。这种舒适惬意可以让人完全忘记船或桥,只要沿着岸边漫步,或者乘一片竹筏在江中穿梭,就很容易想起阿牛的心情或刘三姐的山歌。不管有没有春江水,周围亮堂的永远是风景这边独美。   下砚河不属于谁,也不曾为谁心碎,但人们喜欢到这里来徘徊,似乎都因为这里的山水始终不让草木成灰,这里的人们始终不让我们感觉无家可归。         重庆治疗女性羊羔疯哪里正规癫痫病能被治愈吗?山东癫痫好的医院阳泉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