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好好过日子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一   满银的哥哥又送来一盘饺子。   昨天,妯娌让我不做饭了,说她剁好了牛肉和莲藕馅。没想到,满银一口气吞咽了半斤多,还说,香得没吃够。妯娌说,反正馅有的是,只是多和点面而已。于是,今天我午睡时,哥哥将煮熟的饺子再次端到满银跟前。   前阵,满银的腰脊椎压迫神经突发,当时身处异乡,那里的医疗条件又有限,为了不耽搁病情,侄子和侄女、外加侄女女婿一行三人开车去新疆往回接。满银爬在车上虽然疼痛难忍,可三个孩子不分白昼地赶路,受尽劳累困苦。   大家的目的皆一致,唯恐他救治不及时。事后,连夜给他安排手术,当医生说费用不够时,侄女居然拿出了她婚嫁的钱。就这满银还唠叨开车的快慢速度不如意,又挑肥拣瘦医院和医生的优劣。半辈子,满银没给哥帮过什么忙,却还一再拖垮哥的家,都到这阵了,他依然不顾及人家的感受。   就算自己的亲生父母,也未必如此。满银的哥嫂却无偿地贴赔,现在又殃及无辜的孩子们,搁谁那,心里都该存有愧疚。我说满银,等病痊愈了,除了好好还债,再就是加倍珍惜这份亲情和恩情,不然,咋对得起大家的一片挚诚之心?   满银尽管没说什么,还像小鸡一个劲地啄米。      二   满银跛瘸着双脚,独自推车走到了门口。   对面的麻将馆,人来人往。满银只要将头抬起,或者稍微斜一眼,就能从门缝看见。他不为所动。当然,病情影响巨大。但以前的满银,和我大打出手时,无不带着满腔的狠劲说,即便你剁掉我的指头,还要赌!   那时的满银,是何等的悲壮啊!满银其实很聪明,可走错了路。老公公为了他打牌,气得用棍子打断他的腰,他死不回头。婆婆弥留之际,劝满银别再混日子了,满银当时痛哭流涕,之后当作耳边风。我佩服满银的毅力,也希望他在赌的路上幸福地走着。当一个人愿意糊涂地活着时,你就不要徒劳地枉费心机了。那样必然两败俱伤,有那时间,看自己的路咋走。   儿子七虚岁了,实龄才五岁半多,而满银就这么收心了。让大家不可思议的是,所有人没改变他,出生三斤份量的儿子却拉回了满银不归的灵魂。没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   看着现时的满银心无波澜,我黯然。一个人习惯了他的生活,再脱胎换骨,是何等不易。满银却一声不吭地舍弃了,我难道不该为此而感动,直至谢天谢地吗?      三   早饭后,上街给满银买药。   这次,满银花了八万多,仅报销了三万,剩下的五万,是自费了。还完这三万,手里就剩三五百元了。药不算贵,而办事完毕,路过一家化妆品店。女儿休假回来之前,就说我,想要什么尽管提出,她慷慨付账。我说,以前跟父亲种地,那个贫瘠的年代,吃饭都成问题,更别说购置穿戴,后来跟了她爸,本指望靠双方的努力买得一些首饰,结果到头来两手空空。此刻呢,最想做个名副其实的女人。   一番挑选,决定了水密码的一盒四件套装,价格是178元。可不等我咬牙豁出,满银却病倒住院。我大概就是无福消受的女人,也是廉价的地摊命,于心不忍的女儿一发工资,就给我匆忙补上。不买,我不甘心;买了,却不开心。人生于我来说,真是生不逢时,错过加过错吗?   满银总是说,待他还完债,就好好给我买。可我没耐心了,也等不起了。因此,定型膏是八元,口红是十元,做头发也是二三十元。有时叩问,自己就这么虚荣吗?骨子里却想做个真正的女人,无关穿戴真假,无关价格多少。   这会,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一想到满银后半年都养病在家,一想到儿子的伙食费,一想到这个月的水电费,一想到生活的种种种种,脚步不由退了出来。      四   终于盼到十八点钟了。   夕阳完全西斜了,但还没有沉落。外面太冷,我就坐在窗前,痴痴地望着天空。儿子是十八点十五分出生的。满银说,那天的太阳,也像这般耀眼。余辉这个名字,是没怀上就起好的,那时,只想着有一对儿女,没想到真的会有;更没想到,这一天会在耽搁了十八年后这么快到来。   取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自己的前半生已经苦度完了,所以,余辉是心态平和的那种。可老天让我真正地生在落日余辉时。我不想违背,也愿意接受。从六年前的昨天,就被拉进重症室观察了,今天,总算转上来了,却不曾想紧跟着进手术台。   高高的楼层封闭住了繁华的外界。满银说,他在走廊着急地等待,透过明亮的玻璃,下面是一个篮球场。这时候,余辉悠悠地洒照,特意记住,是天没黑。十八点二十分,夜幕已经笼罩,护士出来了,他立即迎了上去。   儿子全身是紫青的,瘦小的身形更堪称排骨。满银吓得不敢接,就那样颤抖着手脚杵在门口,还是护士帮他抱到温箱。等给儿子摁好脚印,戴好手腕带,满银说,他全身已被恐惧袭击得湿透,软瘫靠墙了。我不知道,儿子来得这么凄惨;也不知道,满银那么麻木的人,灵魂居然被体重仅为三斤的儿子触动。      五   我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再有半学期,女儿就高考,等她上大学,我就可以和满银彻底决裂了。大概我太清高,满银那号人又入俗,因此,我们之间的鸿沟根本逾越不过去。这都次要,主要是他没完没了,我又一概用沉默解决。   儿子的郑重介入,让我们彼此转移了视线。事后,我们俩的口中,皆是儿子的话题。过着,过着,儿子就快六岁了。中午,小家伙输液完毕,说他要吃蛋糕,还要买玩具。一向对任何人吝啬的满银,却豪爽地应允了儿子,且给了百元让我陪着买。   昔日的满银,多么冷漠,多么绝情,任你怎么逼迫,或是谩骂,他就是无动于衷。我甚至怀疑,这次的他,脑筋是否被老天调换了?儿子吃喝玩乐后,又不甘心地要手机看动画片。满银怕娃眼睛受损,儿子却上去一把就抢下了,随之理直气壮地看开了。满银一点脾气也没发,且跟着笑嘻嘻,末了说了一句,你这小子,咋这么让我舒心?      六   爱是什么,一如这般。我能容忍男人不爱我,可我不能原谅对父母和儿女都不掏心的人。那样的人,就算再好,我也不屑;那样的男人,即便全世界倾情,我也严重鄙视。伺候躺床的满银快半年了,友逗趣道,你何以那么有耐心?   我直言不讳,为了儿子,也为了日子啊!满银趁此说,若不是儿子,他说不定和别的女人早组合了。我扑哧笑了一下。生儿子时,友们一致说,婚姻都走到悬崖边了,多此一举不是自寻死路?我说,那就死而复生吧!谁料,死而复生的是满银。他再也不浪了,也不赌了,他那颗去意的心,就这样被儿子拉了回来。我已不是当初那个幼稚无邪的兰花了,为了儿子,为了日子,我心甘情愿回到往昔的兰花身上。   瞧,我一边认真聆听着满银所讲的生儿子的片段,一边深情地望着捧腹大笑看动画片的儿子。此刻,我成了纯粹的兰花。   兰花就兰花吧,做兰花,也没什么不好。 口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的症状武汉医治癫痫病的有名的医院在哪昆明治癫痫病有名的医院吉林癫痫有哪些治疗方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