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海】古镇情思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外国文学
摘要:我们也会变成古人的,也会。趁着还是今人的时候,多思考一点,多记录一点,不求流传后世,只愿留给自己,留给自己将来的回忆。 心仪这古镇的悠久历史,前几次,我曾经走马观花地游览过,只是让我了解了磁器口古镇的冰山一角。中秋时节,我再一次来到了这里,这一次,我是冲着600多年前那位落难的君王——明朝的建文皇帝朱允炆的传说而来的。   磁器口最早的名字叫做白岩场,始建于宋真宗咸平年间,因其后面的白岩山而得名。后因明朝建文帝朱允炆落难于此,在宝轮寺隐修,就有了龙隐镇的名称,而宝轮寺也就成了龙隐寺了。清朝初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各种瓷器成了龙隐镇的主要产业,约定成俗,磁器口也成了古镇的别称。至于什么时候正式改名为磁器口,就不得而知了。   古镇新街,两旁全是仿明清时期风格的建筑,为即将进入的古镇做好了铺垫。如果沿嘉陵江边进入古镇,就可免去入口处那段拥挤的辛劳,还可以先去看古码头上的那个牌坊,牌坊是今人所建, “龙隐门”三个大字据说是由原佛教主席赵朴初所书。然而,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游人,还是选择了从古镇的入口处进入,以感受那种“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的风情。   作为一个四A级的风景旅游区,古镇每天都有许多人慕名而来,人气十足,更不要说是中秋佳节时间。此刻,入口处人头攒动,我们只能随着拥挤的人流,在狭长的小巷里一点点地向前挪动,走了好久,才来到古镇的正街上。   “一条石板路,千年磁器口”,这个充满文化积淀的小镇,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   沿着古人走过的街巷慢慢行走,满目都是过去的痕迹。窄小的街道,低矮的房屋,别致的吊脚楼……现实和历史在这里交汇,建于清末的钟家大院里,一幅幅老照片诉说着过去的故事。一时间,我的感觉也发生了错位,弄不清这到底是现在的情景,还是往昔的图像。幽静的小巷深处,小店别有韵味,用草绳、松果、木块等普通的材料装饰起来的门脸,古朴中却透着一种现代的气息。滴水观音那硕大碧绿的叶片,成了这儿最好的绿化装饰,与环境显得那么协调。这大概是因为这种植物本身就充斥着一种古老的元素吧。这里的茶肆或建在小巷的道旁,或设在住户的院里,规模都不大,却打理得有情有调,给人一种清幽的感觉。走过小巷,走过茶舍,就仿佛走过了一段历史。   1399年,明朝建文皇帝朱允炆不敌叔父朱棣,兵败南京。为了逃避追杀,朱允炆一路转碾来到此地,在宝轮寺隐修多年。至今这里仍然流传着许多关于这位落难帝王的故事。   一块“明朝旧事”的牌匾,述说着朱允炆进入磁器口的往事。相传这个院中的一口水井枯竭废弃已经多年,建文帝辗转流落到此时,饥渴难耐,又要躲避关口的盘查,慌不择路,一头栽进了这口枯井之中。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坊间有多种说法,一种是说就在建文帝哀叹时运不济,准备闭目等死时,一股清泉却从井底喷涌而出。建文帝大喜过望,赶紧作辑跪拜,手掬清泉而饮,不觉精神大振,饥渴顿消。不久,建文帝被一名农妇救起,躲过了劫难。第二种是说,建文帝在枯井中躲避叔父的追杀,后有一农妇从井边经过,将他救起。这消息不胫而走,落难皇帝藏身的地方,肯定会有不少财宝散落的。于是,就有许多人来枯井中挖宝,终于让这枯井重新涌出清亮的水来。两相比较,我还是赞同后一种说法。但建文帝是被一农妇所救的事,却是真实可信的。日后在龙隐寺修行的建文帝还专门题字于此,称此井为“福井”。   这以后,来饮此井水、挂红求福求平安的人越来越多,而此井也有了福寿井、平安井、深水井等多个名字。重新涌出的泉水,延续600多年,一直到今天依然清澈。   磁器口金碧桥边,有一处叫做画家村的小院,这也是个有故事的地方。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就对院中的那个雕塑生出几分疑虑,在一个普通的居民小院中,为什么会立着一个叫着“少妇尿童”的雕塑呢?原来伴随着它的却是一个流传了数百年的关于“护龙水”的传奇故事。   相传,朱允炆避难来磁器口宝轮寺时,因长期风餐露宿,奔波劳累,患上了哮喘、风湿等疾病。他的四叔朱棣又派人四处追杀他,他不敢寻郎中看病,十分痛苦。一天晚上,有神仙托梦给他,说是饮七岁男童小便可免除其痛苦。第二天,建文帝便出庙暗暗访查,刚来到金碧桥边,正见一少妇在抱小男孩撒尿,建文帝手持缘钵向前询问,该男孩正好七岁,便说明来意,少妇爽快答应。一碗童子尿喝下去,建文帝顿感神清气爽,恼人的哮喘、劳损、风湿等症一扫而去。此事一传十,十传百,不久,人们都知道童子尿能治百病了。后来,人们才知道那个讨要童子尿的和尚就是真龙天子建文帝,于是,便习惯称童子尿为“护龙水”了。   在千年古镇中徜徉,一路搜寻着历史的点滴,那种在第一次来这里时就产生的穿越感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更加明显了。一时间,我不知道是我回到了过去,还是过去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信步来到宝轮寺的大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镌刻在门柱上的对联,只见上面写着:“佛刹隐禅机且喜光明随心至,寺门通大道何忧风雨阻客来”。   宝轮寺是重庆现存的历史最为悠久的寺院之一,宝轮寺坐落在古镇的马鞍山上,面临川流不息的嘉陵江,远远望去,寺院就如一艘在苍茫的大海中向彼岸行驶的大船,给人以无尽的遐想。   进山门后就是一道长达数十级的陡峭的石梯,石梯是经过多次整修后才呈现出如今这个模样的,以前的石梯更窄更陡,这也是宝轮寺的特色之一。   历经600多年的风雨,这里仍然残留着当年建文帝隐修时的痕迹,坐落在中轴线上的天王殿的墙上有“龙隐禅院”四个大字,含蓄地述说着当年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与天王殿相对的是保存最为完好的明代建筑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建于明宣德七年,大殿系全木结构,建筑内外不用一钉。大殿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古朴精致。殿柱的粗度一人双臂不能合抱,该大殿也是重庆少见的明代建筑之一。   观音阁供奉有珍贵文物——明代紫铜观音站像。这是历经战火兵乱得以保存下来的寺院幸存文物。   除此之外,药师殿、钟鼓楼、财神洞等建筑也是吸引游客的地方。特别是财神洞,每当初一、十五都会点上祈求财运和平安的莲花灯,这也是重庆其他寺院所少有的。   时光流逝,千年一瞬。站在当年建文帝隐修时的寺院里,不由心生无数感慨。我们无法知道建文帝隐修的具体情形,然而我的眼前却总有一双充满忧郁的眼睛闪现着。他就盘坐在寺院的某个角落里,一声声地敲着木鱼,像是为他无可知晓的未来祷告,又像是为自己平日的懦弱等作为反思。   磁器口有九宫十八庙,香火最旺的庙数宝轮寺,道观中最热闹的要数文昌宫。文昌宫位于嘉陵江左岸的金碧山上,从嘉陵江上往来的船只,远远可以看到高踞于山岩上的庙宇。 当年建文帝是否也来过这里已不可知,然而古老的寨门却见证了建文帝离开的时刻。如今这里矗立着的一尊塑像描绘的就是当年他离开的情形。   据说,逃亡初期,建文帝还想过要聚集力量,再与叔父决一死战,夺回江山,但随着时光的推移,随着修行的深入和对生命的重新感悟,他却放弃了最初的打算,为了使百姓免受战火的摧残,就权当是让出了皇位吧。   那个时候的建文帝头上依稀长出了头发,从正面看,这是一位饱经风霜,满目忧患、凝神沉思的和尚,而从侧面看却是一位风骨绝佳、胸藏万千兵马的帝王。   听着流传于民间的故事,看着残存在此地的明朝遗迹,心中有无数的感叹。很难想象当年在这里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然而如今,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都去了哪儿了呢?眼前的嘉陵江却依然流淌着……   据说,建文帝在这里还留下了律诗数首,其中一首是这样写的:   阅罢楞严磬懒敲/笑看黄屋寄团瓢/南来峰岭千层迥/北望天门万里遥/款段久忘飞凤辇\袈裟新换衮龙袍/百官此日归何处?/唯有群鸦早晚朝。   沧海桑田,时过景迁。时光匆匆流去,往事已逾千年。如今,这里虽然还保存着明清时的外表,但它的实质却与那时有了天壤之别。经过今人的打造,这里已经成了重庆主城区的一处著名的旅游景区,无论你是怀旧还是尝鲜,不论你是脚步匆匆还是漫游休闲,都会让你各有斩获。历史的厚重,商品的丰富,文化的积淀,都使这儿赚足了人气。   我无法在夜间游览这里,但我却能在脑海中想象夜里的情景。站在这古香古色的楼上,想象这会儿就是夜里,想象着这就是夜晚,身旁的那盏红色的灯笼,也在我的脑海中点燃了。就这样久久地望着远处,与古人做一次倾心的神交。   我们也会变成古人的,也会。趁着还是今人的时候,多思考一点,多记录一点,不求流传后世,只愿留给自己,留给自己将来的回忆。 最好治疗癫痫的医院呢怎么预防孩子得癫痫黑龙江哪个医院癫痫看的好武汉治癫痫病的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