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文缘】潜河静静流淌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武侠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496发表时间:2014-09-25 17:50:55 东方欲晓,天幕一弯新月如钩。晨光渐冉,潜河景物次第亮相:堤岸逶迤,冬树删繁就简,枝秃柯斜;河床如砥,坦露无遮无遗,水碧沙白,清浅见底,只有从那不时漾起的片片波纹,才能看出这河在静静地流淌。沙埂、沙丘、沙岸全都顺着水行方向呈流线弧型组合,俨然如一幅素描画,弥漫着质朴、安祥与坦然的气息。   这便是一千五百年前史称“宇宙奇书”的《水经注》中记载的“潜水”吗?   大道至简,宁静致远,顺流而望,溯源而思。   目光投向上游,河水从轮廓渐渐鲜明起来、巍如城堡似的天柱山中走来。天柱山又名皖山,安徽省简称皖盖源于此。大皖山涵盖今日安庆全市之山,属霍山山脉之东南余脉;山之西北曰霍,水入淮河,山之东南称皖,水入长江;潜、霍山连一体,古人所记,难免相互交替,为后世埋下了“南岳天柱之争”的种子。霍者,大山宫(围)小山之谓也;天柱山主峰潜伏于千山万壑之中,故又称潜山;山前之水,亦因山而名潜水。其实潜、霍、皖三者皆为天柱山之别称。1936年国民政府把潜山县后北乡一带一千多平方公里单划出来,并从周边三县各切一部分,组建了一个新县域,因位于古南岳天柱山之西,故名岳西县,从此,潜霍二县不再紧邻,潜河源头属地亦姓“岳”不姓“潜”了!然而保护母亲河的愿望一直为有识者所倡行,如今立于潜河岸边的“保留区”碑显示:从岳西至潜山全长232华里的潜河段已定为Ⅱ类水质保护区,一切有害活动但愿从此却步。   无论是历史上的昨天还是当下的今日,太阳总是从河水要去的方向升起,旭日率先染红天柱山的花岗岩面,与深色的林壑形成鲜明的红黑对比,空濛的山色一下子变得斑驳闪耀起来,一座雄伟敦厚的山岳形象豁然在目;潜河则一片浮光跃金,波光鳞癫痫患者发作了怎么急救鳞,顿生动感与活力。   从大山那里学习仁厚稳健,从大河那里学习灵动勇敢,天柱山水就这样赋予人们以文化的滋养。   傍水而建的潜山县城,历史上就是东吴英雄“双双赚得美人归”的二乔故里皖城,安庆前身舒州首府所在地,建筑群中那高标耸立的太平塔与觉寂塔仍然在凸现着她的某些古意。其实,这城与这河一样,浪打沙埋,不知淘洗了多少春秋铅华。   远古曙光、先秦封国、两汉风云,六朝名郡……多少历史故事在潜河靠岸又启航。临水而居的薛家岗先民创立了长江中下游一种新的原始文化类型;治国有方的春秋皖国大夫留下了皖山皖水的称谓丰碑;汉武帝浮江而入潜河,登礼天柱,号曰南岳,舳舻千里的辉煌一页或许只有那旌驾桥与祭岳台还依稀留痕,而载舟之水的潜河“出于无有,入于无间”,从来都是无言以对凡圣。   潜河之潜,竟是如此沉渐潜入了历史深处,又随着每一个历史的早晨裸奔于人们的视野。   血液般的朝晖终于化作一片明亮无比的阳光。阳光有色亦无色,简单又复合,仿佛昭示人间:有无相生,阴阳互转,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不二之法如佛光普照,潜河就在禅意的阳光下行于当行,止于当止。   滚滚红尘,大千世界,让人心动不已的诱惑委实太多。但弱水三千,只可取一瓢饮。心幡摇荡之际,何妨低眉问禅,于是,皖山潜水之间便走来了高僧大德,禅儒羽客……   最早有确切记载来潜的禅师是南朝宝志国师。天监四年(505),宝志与白鹤道人斗法以定皖山道场,道人以拂尘掷向空中,顿时白鹤翩翩,飞向潜河岸边的凤形山,正欲落地时,宝志师将手中锡杖抛向空中,环佩铿锵作响,白鹤受惊向凤形山东飞避,于是宝志锡杖落地,地陷为井,井泉涌出,这便有了卓锡泉;凤形山主何氏三兄弟献宅供宝志建刹,梁武帝闻奏,赐名山谷寺。此后禅宗二祖、三祖相继来此歇脚行禅,山谷寺遂成三祖道场,四祖道信14岁时来此拜师以求解缚:   “请师傅为我解缚!”,   “谁缚汝?”   “无人缚!”   “更何求解缚?!”   原来,我们的心灵迷失于外在世界;只有心无所住,一如潜河水,随缘而来,不恋而去,才能找回自我,明心见性,自我解脱!   沿潜河踏歌而来的还有中唐牛头禅崇慧大师。“潜岳峰高长积翠,舒江月明色光辉”——以咏唱天柱山水风光为喻来开示弟子是崇慧大师的发明创新,由此而形成中外佛教史上著名的“天柱家风”!几十年后的长庆年间,文学家兼哲学家李翱赴潜河岸边的舒州城任刺史,其人生信仰的重大转折藉此发生:作为韩愈的学生加女婿,其文章思想深为韩潮波及浸润,不仅成为古文运动积极参与者,而且也力排佛道,推崇儒学,但自河南微创手术治疗癫痫吗从来到“释子兴”的舒州之后,时届天命之年的李太守转而喜好禅学与道学了,官务之暇,每每参访禅林尊宿,潜河畔的山谷禅寺左侧石壁间就留有李翱的两幅纪游题刻,他所亲撰的《舒州新堂铭》也流露出崇拜神佑的思想。有了舒州的铺垫,再经过朗州药山惟俨禅师指点,李翱终于成为“多有妙悟的禅宗俗家弟子”。“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一位率性任真、自在无碍的禅者就这样由潜河岸边直上天柱孤峰,进入云散月明的超然境界。   岁月如水流。到了把中国传统文化推向极致的大宋朝,潜河通道依然不乏名流巨匠的身影。有着“中国11世纪改革家”之誉的王安石于皇祐间倅舒州,写下了数十首舒州诗,以其文士兼政治家的眼光为我们描述了一千多年前的潜河景象:   “山从树外争青出,水向溪边绿半涵”;“一水碧罗裁缭绕,万峰苍玉刻孱颜”……   可惜这个“昔日丰实、土沃良耕之地”迎接莅临舒州任通判的王安石却是“十室灾八九,原田败粟麦”的凄情惨景。王公以民生为本,尽心吏治,谢绝了当朝宰相文潞公的首荐,上书朝廷乞免就试,被召不赴,安般守意于潜河岸边。当他来到三祖禅寺之侧的山谷流泉处,眼观山水悠悠,耳听梵音阵阵,顿生禅道之悟,写下了“水无心而宛转,山有色而环围,穷幽深而不尽,坐石上以忘归”的诗篇。   如此着意于天柱山水的文贤大家在唐宋间一直络绎不绝。其中最负盛名的还有“宋四家”中的“苏黄”。作为历史罕见的文化全才与文学天才的苏东坡,平生表现出了中国古代知识分子最健全、最融通、也最为后人?然仰慕的人格魅力!其支撑者全在于他内心深处超然豁达的修养情怀。终其一生,苏公经历了三次巨大的贬谪生涯,困厄多舛,不胜枚举,但他从未被击垮趴下,反而融铸出“毁誉不经于心,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内涵与智慧,这种智慧源于他持之以恒的学养,包括儒学、老庄、当然还有使他颇得“深趣”之禅!44岁那年,他劫后余生,被贬黄州,命运之神有意无意地拉近他与同属淮南西路的舒州的距离;为了反省以求超脱,苏公更趋于好禅与习禅,而此时的黄(州)舒(州)之间,正如后来桐城派大家姚鼐所描述的那样:“浮屠俊雄辈出,肩背交而声相应和也”,“其徒遍天下,奉之为宗”。可信史料表明,禅宗五家七宗中最有生命力与影响力的杨歧派的几代主要传人,如白云守端、法演大师、佛门三杰乃至大慧宗杲均相继肇兴、嬗递、传承与发展于舒州之地。苏东坡正是乘贬官闲暇,优游于黄州周围,充满禅意的舒州山水自然要进入他的视野,潜河畔的山谷苯巴比妥治疗儿童癫痫寺与灵仙观因此而留下了他不朽的诗作石刻:   “先生仙去几经年,流水青山不改迁,拂拭悬崖观古字,尘心病眼两醒然”。   这等禅悟参醒奠定了坡翁日后选择舒州为自己最终归宿的思想基础。晚年他给舒州朋友寄书云:“平生爱舒州风土,欲卜居为终老之地。”其门生、江西诗派领袖黄庭坚更是一往情深地以潜山为第二故乡,以“山谷道人”为号,以一种“却笑十年萦组绶,何如一夕卧烟霞”的心态流连于斯。   佛祖释迦牟尼曾问他的弟子:“一湖水怎样才能不干涸”?弟子们都回答不出。释迦牟尼说:“把它放到江河湖海里去!”   潜河流淌,承载了多少岁月故事,就象她永不干涸一样,只要我们用心发掘,它就有无穷的蕴蓄惠及人间。   然而眼前的潜河凝静简淡,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共 30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