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狭路相逢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小说
“我只想再干一场,然后金盆洗手,再说那些人也是在赚不义之财。”他坐在公园的一条石凳上思索起来。他清楚地知道那些骗子——都是他的老乡——的为人,在家乡有一个村庄的男女都在搞诈骗工作,用美女做诱耳,情色和金钱二者兼得,哪个不肯上当?问题是丑事曝光后,仍屡屡有人上勾,可见世上唯有美女和金钱具有不可抗拒的诱惑力。他并不想要那种女人,而是女人的钱,那些女人大多是有夫之妇,夫妇二人合伙来骗钱的也有。他憧憬着和一个漂亮的乡下姑娘结婚,她应该是还没有出来打工,或者是在城里呆了不到一年,那种女人真诚善良。“搞她们的钱是没有商量的。”想着他又瞧了瞧杆子上面的广告。   李立波拿起手机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你那里招募男人吗?”他的两只手摸到电话,并不停地换手,仿佛它是个烫手的山芋。   “是的,请问先生年龄几何?什么职业?”那边一个嗲声嗲气的女人回答着。   “三十多岁,做模具老师。”想像着自己仍是单身,整日胡思乱想,人也老了不少。他故意把年龄说大些,是因为殷实的男人一般是靠时间来赚钱的,工龄长,钱就多。   “像你这样的男人赚钱一定不多吧?”那女人突然改变了口气,像是要拒绝又像是故意说反话。   “难道一定要钱多的男人吗?你想要是我钱够了,还会去找你吗?我想要更多的钱。”   “当然,我不想找个穷人,你知道穷也是可以遗传的。再说,我们这事是要先付保证金的。”   “有这回事吗?没听过。小意思,不就是手续费码?这个我懂。”   “一万块钱你拿得出吗?”   “我什么都没看到,连你是公是母都不知道,我们应该先见个面再说,你说是吧?”   “那也可以。你说个地址吧。我来找你。”那边女人感到满意,声音也甜美。   在一家提供午休的包厢里,李立波耐心地坐在沙发里等待,面前的玻璃搁矶上摆着一束玫瑰,它插在有着蓝色花纹的瓷器瓶上,桌上还有一套茶具和茶壶。他装成一位绅士模样,穿戴整齐,谦虚地恭候女士光临。这是他干盗窃行当以来做得最有头有面的一次,不管是在火车站,公共汽车上,还是入窒偷窃,他都是从不露脸的。   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刚好够着一张女人的脸。“请问,这里是李先生吗?206房间。”   “正是,请进来谈吧。”还没等他回头看,一个穿着粟色短袖连衣裙的女人立即站在他面前,低胸鸡心领上露着白皙的脖颈,三条长短不一的金色项链垂在胸前,项链下面的乳沟清晰可见。一只手上戴着手表,还有一只是金手镯,小挎包的牌子是香奈儿的,鼓鼓襄襄的。对他来说,她就是棵摇钱树!看得出她在这条路上是个成功的女人,披金戴银,满身珠光宝气。他不由得羡慕她起来。   “坐下来吧,我想你老公一定很有钱。”他假装着说,并指着沙发的另一头。她坐了下来,两条修长的白腿并拢放着。   这是肯定的,广告上说得很清楚,可我们还没有孩子……“说着,她双手捂脸,伤心难过的样子。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帅哥有的是,马路上到处都是。”   “你人很轻浮,噢,年纪还很轻,就是黑了点。”   “你有三十岁吧?”他准确地判断出了她的年龄,包括她是个有钱的女人。   “我不喜欢嘻嘻哈哈的男人,我先生老了,生育上不能不会出点问题,可我爱他,我们都想要个孩子。”   “试管婴儿,试管婴儿你知道吗?”他提高了声音提醒她。   “这个我也知道,人家说两情相悦才能产生聪明漂亮的宝宝,再说他的性能力不行。”   “你是说我们会有一段甜美相处的日子?”   “当然,是不是我长得难看?”   “没有,我是说你会不会觉得有愧于你老公?”   “你问得太多了,总之这是个交易,我们都合算,我过来,就是要你先交上保证金的。”   “没问题,我们先喝点茶吧,等会儿我给你叫上点心。”他认为到时候了,再说下去于事无补。他双手轻轻地托起茶壶,在四个小茶杯上都斟满了茶。她十分自信,伸手端起了杯子,一饮而尽,接着又来了一杯,他赶忙起身说要去趟卫生间,马上回来,她毫不怀疑,想着等他交了一万块钱后如何叫他拿出更多。   大概三分钟过去了,李立波回来了,她正倒在沙发上昏睡不醒,他赶忙摘了她的项链,又用香皂水滑出了她的手镯,查看了她的手包,还有一千块钱现金。嗯,除开包厢费外还有多。她给她只留下了手机,她肯定不会回电话,也不会去报警,没有正当的理由,自己是有错在先,他们知道那广告是骗人的。   事情果如他所愿,三天平安地过去了,没有来电话,也没有警察找上门来。当他想再捞一把时碰到了麻烦,对方在电话里开口就要他交保证金一万块,倘若不给,其他免谈,李立波知道他们是一伙的,有一个吃了亏就会传到同伙那里去,想再用迷幻药偷钱是不可能的了。他拨了十来个借种生子的电话,想与他见面的倒有两个,不过是在网上,她们给了他QQ号码。他决定就此罢手,这样做也不为别的,只是想教训一下他的老乡,强中自有强中手,歪门邪道总有一天会被揭开的。他想找个事做做,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也许会遇到自己的意中人,因为没有姑娘想嫁给一个小偷。   正准备后天上班,今天他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从声音上他听出她的年龄只有二十出头,说着夹杂着乡音的普通话,他绝不会相信她也是干那行的,   “帅哥,你有意向和我合作吗?我老公是香港人,我们想要个孩子。”她单刀直入,语气急切。   “能问下你的年纪吗?”李立波凭直觉没有想打她的主意的意思。   “请问这个重要吗?”她用的是试探的语气,很不老到。   “当然,我不想和一个黄毛丫头做那种事,她不解风情。”   “事成之后,我们会付给你十万块钱,这个你不想干吗?”   “你还没有说你的年纪呢?”   “我二十二,我老公六十二,你满意了吗?”   “你知道那种事不是一夜就能成的,我们要相处一段时间,你能夜夜过来陪我吗?”   “这个我还没有考虑好,反正你是有酬劳的。”   “你没有诚意,是不是第一次做这生意?”   “你什么意思?我是第一次嫁人,就碰到这种事。”   “好吧,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吧。”   “你说个地址吧。”   当天傍晚,在公园里,李立波依据她在电话里的描述认出了她,她早就等在那里,她穿的是淡红色尖领的短袖,下面是淡红色短裙。她肯定在酒店做过事,穿的这么正式,一点儿不像是来会男友的。他挨着她坐了下来,她把身子向旁边移了移,拘谨,还有点害羞。   “我们打算怎么合作,是你先给我十万,还是我预付给你一万块保证金?”他说。   “你什么意思?自然是你先付钱给我。你好像做过这事?”她疑惑地望着他说。   “不错,不过是她们先付钱给我的。”   “这个……”她料定他不是她想要的人,不知如何是好。   “说实施吧,你不是干这行的人,是不是临时起意?”他眼睛直盯着她的眼。   “这个……你不是我要找的人。”   “你是找不到人的,我们交个朋友吧。”他把手伸了过去。   武汉哪家医院治肌阵挛羊羔疯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有名吗西安哪里能治儿童癫痫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