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煮雪泡茶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网游小说
一   古人对茶有颇多讲究,由茶而衍生出的艺术数不胜数,经过时间的沉淀便促生了一种新的哲学,我们称之为“茶道”。我不懂茶道,却知这种独特的哲学早已融入中华五千年的文化体系中,不可分割。众所周知,喝茶讲究的是意境,本是大雅之举。我一直以为“茶”这种物体无非是茶叶和水之间的融合,一杯好的茶水取决于茶叶和泡茶之水的优劣,万不能再有第三种物体参合进来。近来翻读古书,偶然间知晓古人还有“煮雪泡茶”之说,便觉无限好奇。雪为何物,怎可泡茶?虽然它是水的另一种表达方式,但用它融化成水,再煮沸泡茶,未免有些繁琐,其味又如何呢?我的内心产生诸多疑惑。   心生疑惑自然就要寻求解惑的法门。我疯狂地翻看古书典籍,又在浩瀚的网海中寻求蛛丝马迹,终于理解其中真意和奥妙。且说这雪,古人称之为“天泉”,顾名思义是天上才有的泉水。雪为来自天上的灵异之物,茶为来自人间的高雅之物,煮雪泡茶那便是天上人间了,本身就是一种雅中之雅的举动。文人雅士以此寄托情怀,追求境界便不足为奇。唐代诗人白居易留下“融雪煎香茗,调酥煮乳糜。慵馋还自哂,快活亦谁知。”的诗句,宋代词人辛弃疾也以此作词,留下“细写茶经煮香雪”的佳句,无不细致地描写这一风雅的情境。时至清朝,雪水煮茶更是成为一种时尚,是文人雅士待客邀友不可缺少的环节,就连我们熟知的《红楼梦》也有关于此的描写,“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的诗句便是出自此处。抛开情怀不谈,我们深究便可得知,古人煮雪泡茶并非纯粹的故作风雅,而是缘自对雪的认知。李时珍的著作《本草纲目》记载,腊雪有清热解毒,舒筋活血的功效。于是我陷入了思考,依稀记得小时牧羊,也和平时玩伴做过雪水煮茶的趣事,那茶分明苦涩难当,其中又夹杂些许难以言明的怪味,断然不是书中描写那般清纯。但我们需知,这雪已经不是古时的雪,它掺杂了工业、汽车等排放在空气中的颗粒物。这土地也不是古时的土地,先进时代或多或少会留下科技化的味道,并不是雪水泡茶有什么不妥。      二   其实煮雪泡茶的经历在我童年时代便已发生,也一直牵引着我的记忆,只是我一直以来并不知晓原来它还能如此风雅。话还得从黄土高原上的茶文化说起。在我们村,庄稼人喜茶,也嗜茶,常常把喝茶作为一天的起始。男人们五更起床,用砍伐细致的柴禾在一座小巧精致的炉子中升起火,将陶罐或是铁罐架在火上烹烤,倒入少许水,加入少许茶叶,待煮开,便和着自家制作的饼或是馍食用,可顶一顿早饭。需要注意的是,煮茶的罐陶制为佳,铁制次之,但它需小巧精致,茶水也要熬些时间,才能有茶的清香之味。黄土村把这样的茶称为“罐罐茶”,这种茶艺是甘肃一带独有,我在其他地方并未见到。我学人喝茶,全是由此而起。那时候村里人为了行事方便,琢磨制作了可以随时移动的茶炉,称为“神仙炉子”,顾名思义就是有了这种炉子,乡下人喝茶就能随时随地,如同神仙一般快活自在。祖父的神仙炉子是由两个大小不等的铁皮油漆桶制作而成,不大也不小,刚好架得起一只陶罐。也是有了这座茶炉,我的童年生活才觉得快乐,甚至是完美。   那时候牧羊,三五儿童结伴而行,枯燥的时光就会增添许多快乐。我与贵旺是好友,好到能够同穿一条裤子。别人牧羊以土为玩物,或是筑堡垒,或是修水渠,或是打土仗,玩法不一而同。唯有我俩,以煮茶为乐趣,既能消散时光,又能解决饥渴,还会滋生无限快意。我俩商定,每人携带几件茶具,因此祖父的茶炉成了我随身携带的物件。我所深记的,当然不是以上所述,还得从水说起。那时候喝茶,玩心大于茶意,或者是纯粹为玩而煮茶。两人交替从家中水缸带些饮用水,盛水的器皿是稍大一些的矿泉水瓶或是饮料瓶,每次总是水用尽而意犹未尽。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是,夏秋两季在就近农家讨些生水,春冬则找些干净的积雪,我心目中的煮雪泡茶便是由此而来。好在黄土高坡的冬季漫长,即便是春季冰雪大部分融化,总有些许阴凉场所积雪还未化尽。我依然记得那时滑稽的画面,贵旺小心翼翼地捧着积雪,如获至宝一般,全然不顾手指冻得通红。炉膛内的烈火熊熊燃烧,积雪转瞬成水,雪花再冷也禁不住火焰的诱惑。那杯茶的味道记忆犹新,苦涩中夹杂着泥土的清香,原来这才是黄土的味道。两个少年的笑声响彻山坡。      三   其实我有过这样的思考,古人煮雪泡茶是为风雅之举,而这雪来自何处?又是怎样的取法才不至于失雅?恐怕不是如我一般随处找一捧。翻看古籍,陆龟蒙在《奉和袭美茶具十咏.煮茶》中写道:“闲来松间坐,看煮松上雪。”才知雪的出处和取法,由此更能理解煮雪泡茶的雅致之处了。想来应该是,雪在未落地之前还未沾染世间的尘埃,好似无根之水,依旧保持着天上的仙气,以此入茶犹如品咂琼浆玉露。古人的风流本不好揣摩,但我理性的理解是,松上之雪是否沾染了松树的暗香,才让这样的茶水具有独特风味。如此推断的话,梅上之雪该是风味最佳了吧?或许古人还有更深的隐喻,松本坚强,多是有志之士自立的榜样。松上雪沾染了浩然正气,入之于茶,是否象征正气凛然?这么说梅上之雪风味也不差。这当然是我的臆想,究竟是何韵味当然只有当事人自知。   但我也知道煮雪泡茶的雅致绝不仅仅是煮开一杯雪水,雪的来处至为关键。我有过一个设想,除去无根之雪,扫雪泡茶又该如何?顿时觉得实在称不上风雅,甚至有些粗俗,卫生亦不可保证。我的记忆中发生过这样的俗事,父亲便是那位粗俗的人。   我想不止父亲一人,生活在黄土村的乡下人哪个没有做过扫雪煮水的俗事?请注意,我此时所说的是煮水而并非煮茶,这当然是由于常年缺水的缘故。黄土村接通自来水的年代并不久远,那时吃水全依靠水窖。水窖为何物?乃是黄土人参考水井的模样,用来储存雨水的地方,这正暗合了“窖”的含义。这种取水方式有太多的不可确定因素,比如,遭遇干旱少雨年成,雨水储存量少,村里人吃水便要面临极大的困难,冬季尤为严重。此时乡下人便会扫雪煮水。   父亲会在下雪之初仔细地清扫院落,不止一遍,那仔细程度像在雕琢一件工艺品。他总会禁止我走出房门,生怕鞋上的泥土玷污院内的白雪,为此我挨了不少训斥。待雪后放晴时,轻轻地捋取上层积雪,盛进早已备好的大锅中煮烤,化成水倒进水缸中。人当然不能饮用此水,父亲只用它来饮牲口,以此节省窖水。我相信古人也发生过扫雪煮茶的俗事,但万万不是如此狼狈和无奈。      四   我想,喝茶本就是一件陶冶情操的事,不论是煮无根之雪还是地上之雪,讲究的身心的闲适和安逸。无根之雪虽然彰显雅气,但太过富贵,与生活中的油盐酱醋有些不入,没有点道行真效仿不来。落在地上的雪虽然沾染尘世的俗气,却与烟火人家的味道相符,这样的味道或许更为真实。我不觉得父亲有何太过俗气之处,他与古人的情操不同,一家人的衣食住行就是他的全部。如此,父亲扫雪煮水的事既是大俗,也是大雅了。   煮雪泡茶只是一个传说,而我们的生活需要直面现实。有人说我把乡下人的贫苦与古人的高雅情操相比未免有些牵强。其实不论是谁,以何种方式煮雪,最终不过是生活的另一种表达方式罢了,我并不认为人的生活不可以比较。如果没有贫瘠的无奈和粗俗,何来琴棋书画诗盏茶的安逸和雅致?   我是一个俗人,始终认为煮雪泡茶是生活的态度,其茶味便是生活的味道。并不是来自何处的雪会有怎样的味道,而是我们的心中愿意品尝何种滋味。生活本没有“雅”和“俗”之分,只是充满执念的人类愿意把过往的岁月分出个三六九等。黄土坡的生活虽然朴实,但庄稼人的生命历程未必是波澜不惊。就像这一杯茶,有浓有淡,有苦有甜,滋味全在熬煮时候的那一把烈火。   其实人就是如此,始终认为自己无法达到的境界,或者是自己无法获取的东西是最好的。没有人注意到此时拥有什么,应该去珍惜什么。就像我,此时却是手捧茶杯闲扯古人煮雪泡茶的情调。 商丘的靠谱癫痫医院在哪里安徽去哪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伊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点癫痫病怎么治疗才能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