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南浔:孤独的绽放在雨夜的丁香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艺苑名流
摘要:这是一个小镇的故事,也是一个女人的故事。其实,我不太愿意把每个古镇都看作是一个少女,这样显得江南太烟花,只是二月早春,离三月又是不远,河畔的树还是绿着叶子,一连几天的阴雨,总有些青天色的烟渺。朦胧而不清的容貌,让我再度联想到一个女人,在一个小镇的平凡故事。 南浔,是深夜里,孤独绽放的一朵丁香花。   但这并不是悲伤,像是有一种等待的喜悦。虽然是一个人,仿若常年以来,都是一个人在等,但始终相信,会有那么一天,孤独会远去,幸福会来得比寂寞更容易发现内心。   这是一个小镇的故事,也是一个女人的故事。其实,我不太愿意把每个古镇都看作是一个少女,这样显得江南太烟花,只是二月早春,离三月又是不远,河畔的树还是绿着叶子,一连几天的阴雨,总有些青天色的烟渺。朦胧而不清的容貌,让我再度联想到一个女人,在一个小镇的平凡故事。   江南小镇很多,每个女人都有属于她自己的内秀和温柔。但偏偏,这像是恋爱一样,不是每个女人你都喜欢的,也并非是每个人都是你所能爱的。而南浔,更是一个没落贵族的少女,一人独自生活到现在,这让我想起了寄人篱下的林黛玉来。但南浔又不似林黛玉,因为她从未抱怨,从未悲伤,也不曾落个悲剧。   但少有的哀愁,又胜似林黛玉,一双蹙眉下的眸子里,在映入二月春色的时候,也在期盼着一点红妆,我想这便就是江南独有的温婉吧。来到南浔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好在还没下雨,但蠢蠢欲动的星辰似乎是等不及了,终于半夜的时候,纷纷落下,染湿了整个江南。我不晓得,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静下心来读解一座城,是不是所有的人都相信小城故事是美丽的?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发现褪去繁华之后的羞涩?   至少,我知道,南浔在雨夜里,月色下,就像是拉下了卷帘,脱下了华丽张扬的服饰,换上一身素净的粗布衣,显露出本是她该有的真实与柔情。然后,除了这一点,原来在黑夜里,她又是这般的惊艳了时光。   其实在来的路上,就已经下了一场雨,只是当时我还在车内,看着玻璃上慢慢滑落下的水珠,心里其实挺感触的,摸着冰冰凉凉,却知道这并不是她的内心。一时起,有些感伤,这或许是跟二月有关,或许是更靠近江南了罢。也正是如此,来到南浔跟前的时候,瞧着她在雨夜里的容颜,缭乱的发丝被一排排珍珠白发亮得朱钗绾成娘子的模样,我想,她是在等待谁的归来了。   小镇十分清冷,暂时归咎于一场雨。来往的人不多,大半的商铺都关了门,小镇安静得似乎还能听见瓦檐落下的水滴声,清脆,响亮,有一瞬间像是看见了自己的灵魂,站在一束时光下,清澈,透明,没有任何伪装。架起三脚架,站在河畔的时候,对岸有一家奶茶店还开着,有两个年轻的少年坐在吧台里外,喝着奶茶,细细吸吮着。镜头在寻觅着小镇,聆听雨夜的时候,少年走了出来,站在彼岸,与我打起了招呼。   “这么晚了,还在拍照呀?”   “嗯,刚到这儿,又难得清静,就不急着找客栈了。”   “要不要过来喝一杯?”   “不了,谢谢——”   当时婉拒了,但后来有点后悔,倒不是因为少年,实在是累了饿了,想坐下来好好休息。但后来,还真是因为少年。   顺着河畔一直走着的时候,晚风徐徐吹来,柳枝发了嫩芽,只是还不够味儿,如果嚼起来一定还有点苦涩,但却是原始的,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内心生长起来。就像是看着屋檐上的灯光,像是覆着一层白雪,干净的没有一点杂物,哪怕是落下的雨水,也变得更加干净起来。天地之间,在人们的睡梦中,所有脏的,不干净的都变得干净起来。这不太现实,但却是真实的。因此,我喜欢下雨,更喜欢小镇的雨天,总有种说不出的禅静。   黑夜里,一个人拖着长长的影子,慢慢的走在街巷里,孤独的路灯似乎是一点儿也不寂寞。扣着雨痕的石板路,在路灯下闪闪发光,像是整个南浔都倒映在脚下。这来得更近了点,有种呼吸急促的错觉,从未想过会这样的靠近一座城的心房,从未想过,南浔孤独了千年,竟然是为了等一个雨夜里归来的人。   那……竟然会是我!   我不曾这样想,也不敢,因为还是有些明白自己的。我不能说,就此停留在南浔,就此不再离开。我不敢说,我来了就不曾离开,我来了就不会离开。只是,离开了,并不能说明不再回来。但总怕,会辜负了南浔,想着她凭栏倚窗的孤独等待的样子,就不禁心疼起来。   此刻,多么恨,多么埋怨,自己竟然不是一个敢作敢为的男人!   因此,我不敢说出心声,不敢聆听她的心思,害怕雨停了,月亮出来了,一切就都过去了,这也是我不急着找客栈安顿下来的缘故。我害怕拉上窗帘,再看不见她的容颜,也不喜欢把自己关在一间屋子里,只能痴痴望着她的容颜。或许,在我天亮以前,还能保持一份纯真。夜,微微落下了雨滴,从天黑到天明,它不曾停歇,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在归于红尘的时候,再次还聚。   只是,令我神伤的时候,南浔不曾说过一句话。   哪怕只是一声叹息,也不曾有过。   这令我始终是不明白,难道是她对我失望了,还是今生的我,并非是她等待的前世?我在一间铺子的路灯下,撑着伞,站了好一会儿。前方很黑,很远,身后很黑,很远,此时的位置,来得太安逸,有些不舒服。可能是不曾明白南浔的缘故吧。   在雨夜里,转悠了许久,也没有找到客栈,但这并不失落,相反的多了一种愉悦。如果说,这般安静的夜,还要被喧嚣打破,实在是不该有的,这对南浔不公平,也显得人们太自私。但偏偏,我一直想找个老宅子,睡在一张雕花大床上,点着纸灯,做一个回去明清的故梦。但偏偏,小镇上没有客栈,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古镇都是这样,但至少是我去过众多古镇唯一遇见的一个现象。想想,这有些难受——   去年五月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夜晚,但不是雨夜,又恰逢是一个月夜,路经南浔便就住了下来,当时是睡在镇上的一家客栈里,尽管环境不是甚好,但睡得安稳,总觉得比什么都好。只是,这次来,一切有了变样。小镇上不再有客栈,即便是有,怕也难找。问了当地人,才知道原来南浔在去年的时候,就换了装,也换了妆,难怪我们重逢的时候,她不曾说过一句话语,就连一声叹息都没有。   是不认识我了吗?如果是这样,为何在雨夜等我归来?如果不是这样,这场雨夜又如何解释?这听起来有些淡淡的悲伤,但她的容颜在换妆之后,还是她的样子,这令我感到欢喜,像是爱情,离开了多年,彼此都始终如一。   淡写念虑,静而后安,真心应物,不生分别。   我想,这便是南浔在雨夜等我归来的真实理由吧。   因此,我安稳的睡去,安稳的在这个雨夜里安详的睡去。哪怕,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都不一样了,但始终还是南浔的样子。而一整夜的雨,让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干净了,再走去小镇上的时候,我似乎都还不忍心了。   鞋底的灰尘始终不曾离去,然而小镇的石板路在清晨刚苏醒过来的时候,是这样的清嫩,内敛,素净。我的确是不忍践踏,久久站在入口很久,很久……   直到一阵风吹来,直到嫩黄的柳条在轻轻摇曳,直到早点的铺子开门了,直到翠烟袅袅升起在屋檐之上,直到人们开始从梦中醒来,直到一切都忙碌起来……我才挪了挪身子,走去小镇里。然而,天又下起雨来……然而,一切又是昨晚的模样,然而,鞋底的灰尘就这样的没了……站在廊棚下,我沉默了许久,心灵与春雨的碰撞,来的竟是这样激烈。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也终于懂得南浔在昨夜的用意。   我想,她孤独的等待,并非只是我一人,而是千千万万,且能够明白她的那个前世该来的人。而这场雨,或许是她曾经的开始,抑或是他曾经的结束。 郑州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些北京哪治疗癫痫好哈尔滨看羊癫疯医院哪个好河南外伤性癫痫病